第13章:一望无垠
作者: 江湖小俏娘章节字数:42316万

“我们交换人质吧!”陈青云说道。

万一死在这里,可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夫人,二公子。你们累了一个晚上,也该去休息了,让一个丫鬟陪我一起照顾大公子就好了。”顾千城要丫鬟,并不是真要丫鬟陪,而是正大光明的让封夫人派人监视她。

“这个方向是冰城,他们往冰城跑了。”这座密林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冰城,只是入了冰城也就是死路一条。

暗卫各自嘀咕,丝毫不知秦殿下就在一旁看着他们,然后……

老太爷还是有几分本事的,能这么快就从打击走出来,绝非简单之辈。要知道,顾家其他人可没有一个从打击中走出来。

景炎,他占了天时、地利,甚至还有人和……这世间没有谁离不开谁,少了谁都是一样过,绝不会出去离了谁就活不下去的事。

宴会行至一半,便是皇子、皇孙给老皇帝献年礼。赵王和周王的礼物非常贵重却了无新意,纯粹是贵罢了。

“一统江山”四个字,遥遥立在山顶上,火光将这四个字衬得特别醒目,跳跃的火焰就好像要将一切吞没。

客栈里顾姑娘还在等他们,要是他们一直找不到人,顾姑娘有危险怎么办?

于是,秦寂言就处在土匪的包围圈中,看上去他好像处在弱势,可包围秦寂言的土匪却没有一个敢上前,猪头六也不敢下令。

不过,秦寂言并不嫌弃,伸手顾千城头发揉了揉,“乖,别哭了,哭多了伤眼睛。”

想让顾贵妃为顾千雪出面,那无疑是痴人说梦话。别说顾贵妃不会出面,就算顾贵妃肯,赵王爷也不会给顾贵妃面子。

母女俩抱头痛哭,又一起骂了顾千城半天,母女二人才稍稍舒心了一点。而被骂的顾千城这个时候也不好过。

简直是做梦。

昨天还在为她脚好了而高兴的孙妈妈,今天就变成了一俱冰冷的尸体。顾千城眼中的泪一颗一颗往下滑落,在众人给纷纷后退时,唯有她上前。

赵婆子讲了不少,唯一有用的就是:“刘管家让人把孙妈妈打捞起来后,就去找夫人,夫人应该很快就到了。”

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

顾千城愣了了下,随即喜极而泣,“拿到就好,拿到就好,我们的儿子……有救了。”

至于她和秦殿下的关系?

顾千城看了一眼,没什么兴趣的移开眼,“继续搜。”这些银子珠宝不少,可顾千城今天不是冲着这玩意儿来的。

一行人离开密室,继续查找起来,只是除了这间密室外,暗卫与黑衣人再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摘星楼的布局也简单,很快就被翻了个底朝天。

这仇,我顾千城记下来。

北齐人在暗卫出手的那一刻,就震惊了!

“顾姑娘开口了,不跟你打。”暗卫与黑衣人一前一后说道,随即两人又同时哼一声,默契的很。

焦大人找不着顾千城,他直接把唐万斤砸城门的损失一一记上,然后一式两分,一份送到宫里给皇上看,一份送到顾家要银子。

最终还是没有吃,而且为了感谢母山羊的羊奶,秦寂言把山洞留给山羊一家。

要不是顾家财大势力,虚庾庵的庵主真想说一句:“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

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饶是顾千城再不识货,也知道这不是普通匕首,不过主人不怎么爱惜,磨得上面全是划痕,而且刀刃也有些卷了。

只要撑过今晚,这破地方就困不住她!

既然在官员中找不到探子,就只能扩大范围了。好在药王谷主开的药方,所需要的药材并不是什么难得的东西,凭大秦的家底,别说让京城上下的人都喝一碗,就是再给五个城池的百姓喝,他们也能拿得出药来。

“许是打不了了。”承欢一张俊脸绷得紧紧的,握刀的手动了动,却没有后退一步。

“我知道呢,我当时完成十五天特训后,还去京城找了你,可那个时候城门戒严,根本不让人进,我和唐万斤在外面想了许多办法也无法进城,更不知怎么和你联系,最后只得先一步去西北了。”卖好的话,顾千城也会说,反正事情都过去了,现在怎么说都行。

她不求情还好,越求情秦殿下越生气,“这不是小事。”顾千城的事,什么时候是小事了?

“怎么回事?”顾千城脸色大变,顾不得酸痛,提起裙子就往废墟里冲……

“才二两银子,真小气。”焦向笛看顾千城,居然要脱困了,一脸遗憾。

“其实,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赢封似锦。”凤于谦嘴角轻扬,眼珠子提溜的转着,明显打着坏主意,可偏偏焦向笛只注意能赢封似锦,连忙拉着凤于谦问道:“什么法子,快说,快说……”

顾千城坚定的点头:“我没事。”

那群西胡大汉,并不是她引来的,可她仍旧自责,过不了心中那个坎。

秦寂言无法理解顾千城的自责与愧疚,在他看来,那五个下人为顾千城而死,是他们的荣耀,他们死得其所……

看着子羊三人喝掉含了忠心蛊的水,老管家满意的离去,“明天,你们就自由了。”明天就可以确定,这三人身上是不是真有忠心蛊。

她能在长生门拥有那么高的地位,能骗得过景炎,能在秦寂言手里活下来,足已看出她有多么不简单。

只是,这话心腹太监心里可以想,却不能说出来……送走封似锦后,顾千城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想封似锦离去前的那句话。

离别还要丢个难题给她,封似锦真有够不君子的。

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按在身上,打过屁股呢。

一句交待的话都没有,直接出宫,完全没把他当回事。

“小人会如实转告。”灰衣人脚步一顿,点头表示知晓,随即匆匆离去。

噗嗤……鲜红的血从地底飙出来,禁卫三下五除二,就从里面翻出一俱尸首。可不给禁卫们喘息的时间,其他几个土丘又涌向秦寂言,并且越来越近。

封首辅一开口,凤老将军也跟着道:“圣上,算算时间京郊大营的兵马该到了。圣上此时下山就能遇上他们,有京郊大营的兵马保护,圣上定能安全回宫。”

“精兵,够了。”暗卫言简意赅,收起令牌后就如同一个桩子站在原地,只等将领点齐兵马。

小雪貂艰难的爬上供桌,然后……

暗三立刻将信号放了出去,对屋外的顾千城道:“还请姑娘稍等片刻,殿下很快就会带人过来。”

他有这个想法,却没有这个命!

言倾仔细琢磨着顾千城的话,不由得笑了,“你这说法倒是有意思。”

“靠家族庇荫怎么了?这世间家世好的人又不止你一个,可他们个个都成功了吗?好的出身注定起点比别人高,可并不表示你自己的实力就可以否定。你拥有今天的成就虽然和你的出身有关,可和你自己的努力也分不开。那些喜欢在背后酸你的人,就算有你这个出身,也不一定有你这样的成就。”

明明都说了没有什么太子遗物,他居然散下数千两黄金,买绿林匪徒去抢什么太子遗物,简直是无耻。

“半夜三更的,千城你一个女孩子会不会怕?”三夫人忧心自己的儿子,可也不担心顾千城出事。

“想要,但不是现在。现在把孩子生下来算什么?”顾千城坐起来,一脸严肃的看着秦寂言。

她知道怎么办了!

顾千城知道,承意回来肯定要先去老太爷那,她并不着急,安心地在院子里等着,本以为要等上一段时间,却不想不过半个时辰,顾承意就来了。

作为皇太孙,他有资格不回答任何人的问题,不是吗?

江南这块地方他守不住,可他走之前一定会把江南搜刮干净,绝不会便宜秦寂言。当然,他还不至于丧心病狂的把江南弄得满目疮痍,但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

和单增相反,呼延千霆越打越兴奋,尽是没有收兵的意思,不仅仅是单增就是秦寂言也忍不住皱眉:呼延千霆还有没有脑子,就是灭了单僧这三万人,也动摇不了北齐太后的地位。

“这么严重?是我孟浪了,下次小心些。”秦寂言知道顾千城这是使小性子了,可想想自己也确实过了些,所以……

不管顾千城承不承认,律法上顾夫人就是顾千城的母亲,而子不告母。

顾千城淡淡开口:“你没得选择。”顾夫人不会放过赵婆子,赵婆子只能跟着她。

顾千城下棋半点灵性也没有,和顾千城下棋着实没意思的紧。

“你说的很对……她们看你的眼神根本不像是看恩人,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仇人。”秦寂言厌恶的看了一眼,便收回眼神。

军中上下都为秦寂言高兴,只是这种高兴不能说出来,对秦殿下回京一事,全军上下接受度极高,并积极表示他们一定会打赢,不给秦殿下丢脸。

赵王身上有伤,又要谋划战事,还要兼顾暗杀秦寂言一事,可谓是分身乏术。秦云楚的小动作,他根本没有发现,赵王的心腹倒是注意到了,可是……

“嗯,那条路虽然难走可最快,而且人比猛兽更可怕,那条路相对来说安全些。”秦寂言一开始就想找那条路,不过他之前担心顾千城的身体,可现在看来了,走官道他们一行人更累,哪怕有重兵保护,顾千城依旧得不到妥善的休息了。

“末将领命。”言倾欠身退下,没有再多看桌上的木盒一眼,似乎并不关心秦殿下怎么做。

他会记得,给唐万斤留一份的。

顾承欢心里委屈、愤怒,可更多的是无奈,因为他有错在先,而他惩罚的他的人又是皇上亲信,他根本不敢和家里人告状,更不敢说出他被人当众人羞辱的事。

郁结于心,会短命的。

“嗯。”子车话音一落,秦寂言便下令调转方向,逆向而行。

他把顾千城交给子车保护,结果子车是怎么做的?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药王谷虽然被秦寂言灭了,可药王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人脉,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被灭干净的,秦寂言也不可能为了一个药王谷就大开杀戒。

“几位大人应该知道,我药王谷已毁了,门下弟子尽数被杀,我手下无人可用,实在是帮不上大人的忙。”君亦安打从心底,就不愿意为长生门办事,可她不敢对长生门的人说不。

“我的就是你的,有什么关系。”秦寂言不假思索的说道,而这句话就是他的心声……

他的就是顾千城的。在他面前,顾千城想做什么都可以,不需要避嫌。顾千城要是有能耐,从他手中抢到皇位,他只会高兴。

华大夫没有给顾承欢喘息的时间,趁他没有防备时,快速将右腿也接好了。

换言之,顾家上下没有一个关心,顾承欢的随是为什么断的。

“哼……”顾千城怒极反笑:“想来是我的好二婶。”顾千梦被赵王妃和平西郡王妃削了一顿,名声跌至谷底,二夫人这是想拉顾千城垫背。

难怪言家会看上顾千城,顾千城是少见的聪明又懂进退的女子,她永远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不会做出让人为难的事。

“殿下,顾姑娘的院子外一直有人在监视,属下已经把人拿下,是江湖上的路子。”来人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够秦寂言听到。

得知景炎丢下战事,带人来长生门救倪月,秦寂言摇了摇头,“墨家,果然是景炎的弱点。”景炎会来找倪月,并不是因为倪月这个人,而是倪月与墨家的关系。

半个时辰后,结果出来了,圣后请秦寂言一行人登岛。

“朕……乃真龙之子,区区一点路,怎么会累。”秦寂言四两拨千斤的,化解了圣后的刁难,不等圣后开口,又道:“圣后,朕此事前来,是有事要求。”

唐万斤傻眼了,大叫,“千城,你……什么意思?你就不管管他?你知不知道你不在这几年,他过得多荒唐,四年前甚至从民间采选了数十个女子,那些女子年纪小的都可以当他女儿了,他居然下得了手,简直不要脸。”为了让顾千城帮他说话,唐万斤也是拼了。

“果然是翅膀硬了。”老太爷摇头叹息,眼神晦暗不明,看不出是后悔还是愤怒,总之很复杂。

秦殿下脸更黑了。

“这一次,木森在祥云客栈住了七天,原计划今天退房回去。小二早上来叫人退房,可不想小二叫了半天,木森也没有反应。”

六扇门提前来的小吏,第一时间上前,把案情说给秦寂言听。

“是。”

……

他们刚刚被赵王洗劫一空,要不是皇太孙殿下可怜他们,他们早就饿死了,现在西胡人又打来了,城中的百姓再度陷入绝望中。好在顾千城提前发现了问题,让秦寂言派人去安抚百姓,同时还吸收不少青壮年进来,充作临时新兵,城中的妇人也自觉出来帮忙,减轻军中后勤人员的负担。

“是呀,而且我的身份不宜暴光。”要让人知道,秦殿下上战场还带一个女人,她妥妥的是红颜祸水。

顾千城点了点,说道:“我不想上去。”她相信有秦寂言在,那些老鼠咬不到她,可她还是不舒服。

此时,站在墓园的人,都忙着拍掉身上的老鼠,好往山下跑,根本没有注意到秦寂言的到来,也没有想过秦寂言会冒险上山。要知道,秦寂言可是皇上,皇上怎么可能为了他们几个臣子而以身犯险。

咦……不对,刚刚皇上好像说了,立后一事自有考量,那么皇上看中的皇后是谁?

“皇上之前没有王妃,也没有定过亲事,他要立谁家的闺女为后?”几个大朝回过味来,开始思索秦寂言那句话,可是……

至于他们说这话,是真为了江山社稷,还是别有私心,就要看他们家,或者他们亲戚家,有没有合适送进宫的女子了。

一干大臣看到这一幕,有不少人酸溜溜的道:“封大人可真是能干,之前得太上皇重用,现在又得皇上信任,真正是叫我等羡慕不已。”

为什么,母妃就不能消停了一下!

“什么人?”屋内,程夫人听到声响,顾不得生气,忙出来想要将此事压下,可一开门却看到自家公公跪在地上,而站在门口的男子居然是秦王殿下。

“你说凶说是程姑娘?”顾千城表示,她完全无法把程蕊和凶手联系在一起,那姑娘怎么看也不像杀过人的样子。

狠狠的灌了一口水,景炎拿出事先临摹好的地图,对比火山的方向,寻找入口。

“再这么下去,我都要烤熟了。”景炎苦中作乐,自嘲一笑,按《夷国志》的指示,顺利穿过八卦门,来到火山里面。

秦寂言脸黑……

“现在只有一具新尸,停尸房内尸气不会太重,我们含着苏合香丸就行了,辟秽丹日后再做。”顾千城好言安慰了一句,秦寂言的脸色这才好转。

“是不是有什么机关?”顾千城低头看着小雪貂,小雪貂回以她一个茫然懵懂的神情。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231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