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华冠丽服
作者: 江湖小俏娘章节字数:42316万

果然,莫庭一到公寓,就黑沉着一张脸,转身看着身后的蓝弦,厉声质问:“蓝弦,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这是一个贫民女,按理她的服装应该是休闲与大众化的为主,不过我们沐大小姐却是不满,硬是要服装师找休闲又精质的衣服,而且装扮上也不能太大众了,这就让贫民女看上去你是落难的千金,有点不协调可却没人多说什么,这部剧本就是为了沐菲而打造的人,他们都是龙套,龙套呀……

“谈代言?找我们星娱的艺人?不可能,我们星娱的艺人r&m集团看不上眼吧,而且r&m集团目前的代言合约还没有到期。”颜末一脸不相信,认为邵阳是逗他玩的。

刚刚从节目台上走下来,沐菲就挡住了蓝弦的去路:“凭你一个没权没势的孤儿永远都红不起,唱的好演的好又如何,一辈子当女配的命,有我在你别想在这个圈子出头。”

看到这里,莫庭也不得不说,蓝弦的演技真的很好,每一个表情都拿捏的恰当好处……

“很抱歉,蓝小姐,这一条不能更改。”

话说,谁面对情敌还能优风度的起来。

“真的是这样的吗?可是我听说因为你和星娱的高层关系好才接到这部戏的。”主持人为节目效果不罢休,再次抛出一个更犀利的言词。

可是墨云天不一样,墨云天进军国际市场绝对不出演只有打戏的角色,就如同当年融柳拒绝演国际大片中花瓶与妓.女的角色。

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是不是要庆幸,蓝弦从来没有对他出手呢?不然他是不是和地上的人一样。

“蓝,蓝蓝弦?他,他们是你打的?”白雪扶着木门不停的喘气,看着倒在地上哀嚎的五个大男人,不敢置信的叫道。

蓝弦,你也太彪悍了吧,你是不是女人呀。单枪匹马居然放倒了五个大男人,手下还拎了一个,而这个据说是有黑社会老大撑腰的大金集团老总。

怎么的也说是一个巨星级的人物,可死后居然这般无声,就没有一个人出来替她主持公道吗?她生前的朋友呢?那些爱慕她的商场大享呢?那些公开示爱的官二代呢?还有她的父母呢?

这个圈子,什么时候有巧合了。

之前还有一个女艺人因为拒绝这个公司安排的片子,被这个公司的属下给绑架了,不仅被人轮.茧,拍下一系列的果照。

得……什么蓝弦,什么圈子里最有原则的女人,不就是一个做着明星梦的傻女人吧了。

莫庭从躺着到坐直,看着别样风情的蓝弦,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

这也就是莫庭,她才敢用这种招术,要换着另一个男人,蓝弦还真不敢。

知道这个环节,邵阳和颜末还担心了好久,特意去请了专业的名模来教蓝弦走秀。

当时导演都说蓝弦那一个镜头拍的很好,可是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不仅仅是好可以说的出来的,因为那一天剧务出了点问,洒下来的人工雨是冰水,蓝弦在冰水里淋了一分钟。”

如果不是顾忌这是r&m集团的秀,不是顾忌莫庭认真的程度,这些模特肯定会不顾秀场,在t台上搔首弄姿以便吸引莫庭的注意力。

什么沐菲有小融柳之称呀。

倒不是剧组大惊小怪,而是艺人的脸和身体都很宝贵,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艺人,身上一点疤痕都不能有。

“蓝弦,这才是你的本性吧?有点成绩就骄傲,丈着身后有人,就不把民众放在眼里。”

……

胜败乃兵家常事。不怕输,就怕输不起呀……

莫庭的车子一出现,剧组的就明白今天要收工了,不能再拍了,莫大帅哥的耐心不是一般的差……

蓝弦回头,就迎向莫庭若有所思的眼神,蓝弦一阵冷寒,感觉莫庭那个眼神,好像在算计什么,就如同她正在做的事情一样……

“对,就是叫你。”墨云天看着蓝弦转身刹那的表情,喉咙忍不住一紧。

一部《无可救药爱上你》让她顺利夺到了轻熟女那个圈子认同,虽说之后蓝弦没有新的声音了,但是蓝弦的粉丝团却默默的在支持她。

“自己开经纪公司?为什么?”蓝弦立马回神,一脸不解的看向莫庭,眼中尽是迷惑……

莫庭顺势上前,将蓝弦堵在墙壁上,整个人贴在了蓝弦的身上。

室内一亮,蓝弦转身,与莫庭面对面的站着。

“蓝弦,我饿了……好饿,好饿。”说完,就埋首在蓝弦的身上,努力呼吸着,汲取对方身上让他迷恋的味道。

“是啦,是啦,你快放手……”

就算她是这个圈子中公认的“清莲”又如何,清莲立世久了,也会被污秽沾染的……

哗啦哗啦的水声,掩盖掉了一切,如果不是墨云天耳朵灵敏又一直注意着蓝弦,他也会错过……

白雪继续陪笑,这个x导可是这个圈子的大佬,得罪了她蓝弦的以后的路也就毁了,白雪正准备好好的赔个礼,戏演不成没关系可不能得罪人,虽然他明知他的赔礼对方不会放在眼里,可无论如何他都要保护蓝弦。

不知谁提出了,蓝弦在法国所拍的那组照片,而很快众人就忽略了莫庭的存在,一个个好奇的看着蓝弦,恨不得现在就上前采访一番。

国色天香牡丹花,可不仅仅只出现这么一刹那间……

蓝弦要拍赚钱的戏,也要拍能拿奖的戏,明显艺片是不能少的……

“蓝弦小姐,蓝弦小姐……”

“瑞,这是什么意思?她很好,她就是我要那种东方女子……”蓝弦关门时,听到美国肥佬用英咆哮着……

如果不是冲着今晚去的都是大导演、大制片人和知名赞助商,他们才不会来找白雪呢。

电话很短,不到半分钟,电话一挂,白雪连忙就准备外出,可这一哥一姐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白雪也没空和他们瞎扯了。

蓝弦坐在那里,默默的打着手机游戏,如果你近身看的话,会发现蓝弦玩的是——超级玛丽。

对于莫庭的自持,蓝弦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其实她不在意的,无论三个月后自己与莫庭是什么关系,至少这三个月她蓝弦都是认真的……

一群女人,看着沐菲,眼带责怪,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欺负我?

“哈哈哈,蓝弦确实不错,可惜颜总你不肯割爱呀。”顾子寒丝毫不在意,在公众场所夸蓝弦。

白雪听到这样的话沉吟一刻道:“那好吧,我回去和公司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角色。”

“行。”蓝弦无所谓的道,星娱的总监既然说了要捧她的话,那么连个角色安排都没有那就可笑了。

“上位有压力,要求赶紧的结束融柳的事情带来的影响,三天后报纸估计不会再报导融柳的事情了,明被天你就会发现融柳的报道减少了。”白雪无所谓的耸耸肩,对于这样的情况习以为常。

“什么意思?”蓝弦的声音不由自主的高了起来。

她可以想像莫庭看到这报纸时,脸上是多么的难看,莫庭向来不喜欢与女艺人扯上关系,更多的是莫庭讨厌被八卦记者缠着,莫庭是个相当重视隐私的人,如果因为这件事让莫庭的隐私暴露在大众下,蓝弦可以想像莫庭的怒火……

六点,正值交通高峰期,好在蓝弦住的地方偏,没怎么堵车三人就到了。

蓝弦拿起手机,不急不缓的说着:“王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我的助理,这就是你和我说话的态度吗?还有既然你通知我是八点半到公司,现在吵什么吵……”

蓝弦微眯着眼,任美食在舌尖徘徊。“好吃。”

“没错,喜欢的话就多吃一点。”莫庭了然的一笑,又再次将盘中的白松露朝蓝弦身边一递。

蓝弦心里懊恼的要死,吃就吃吧,她没事和莫庭说什么白松露的产地,这下好了……

除了天皇与星娱外,另一家经纪公司橙色年代也有一个女艺人参加试镜,名叫王亦诗。

就这样,蓝弦在日本闹的万分嚣张,又同样高调的离开了日本。

也就是说,蓝弦公开抵制金鸡千花奖了。

如果是以前,蓝弦这话顶多只能引起一个小小的震动。可现在不一样了……

只因为墨天王认为,在天皇巨星蓝弦才会有更好的发展,因为他墨云天有拥有天皇51(百分号)的股份,是天皇幕后的真正大老板,蓝弦来天皇他可以力捧蓝弦,把蓝弦打造成第二个融柳……真与假,假与真这些记者哪会在乎,只要有炒作的点就行了,记者问的欢乐,红颜与紫心说的畅快,叶灵早已脸色发黑,几次想要阻止紫心与红颜的话,但却被颜末给止住了……

不过,干记者这行的就是润笔费要收,新闻照写……

不知为何,蓝弦突然有一种,吾家有子初长成的想法。

最佳女主角由天皇的女艺人夺得,那个女艺人蓝弦认得,在这个圈子二十多年了,可谓是老戏骨,她拿这个奖当是应该的,二十年才拿到是佳女主角,那个女艺人在奖台上泪水涟涟……

蓝弦是吗?

这话,一分真九分假,实际上莫庭觉得他爷爷就是古代专制的大家长,在家里也弄得了部队一般,他们除了听令,就是听令,他和莫放只能无条件的执行……

“铃,铃,铃……”就在白雪为蓝弦谋划着,怎么利用公司资源和蓝弦的优势拿到那个角色时,白雪的手机响了。

总裁你的工作不会是要我来做吗?风子秘书无比痛苦的哀嚎着……

呜呜呜……他是这个世间最苦的秘书,他要去告状。

“真的?”蓝弦的脸色微变。

“boss,我不收钱,让我再拍一组,就拍一组好不好,我想要拍东方仕女,让我再拍一天,就一天好不好……”

“不行……”莫庭想也不想的就摇头。

原本认为蓝弦即使身上有着融柳的影子也和圈子里其他女艺人一样,可半个月的相处,墨云天发现蓝弦很不一样……

夏绿,整件衣服只有一个色彩,那就是绿色,清新的如同晨间树叶的那种绿色,让人眼前一亮、忍不住心动的动,但同样karl也认为这世间没有人可以诠释这套礼服,因为这世间已经找不到一个如同绿色一般干净清新的人。

最近白雪各方面都很顺利,而这样的白雪才是真正的白雪,只要他好就行了……

“可以确定吗?蓝弦很重视,我不希望有意外出现。”莫庭冷傲的命令道,这是蓝弦第一次,这般明显的表现出想要拥有,他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出现……

不敢多想,更不敢多犹豫,莫庭飞快答到:“爷爷,请你相信我一次,我认真思考了,才做这样的决定的。”

如果他有权利的话,他宁可让蓝弦去演女主,这个沐菲除了有钱还真没有什么,那演技连蓝弦的十万分之一都比不上,生生糟蹋了一个娇俏可爱、阳光积极的角色。

蓝弦算什么?就算曾红过一阵,也只是一个三流的偶像明星罢了。

轩辕晗在知心睡着的第二天终于醒来了,一醒来看到自己所处的环境,发现身边没有知心的影子,便焦急的问守候在一旁的吴清。

听到了吴清的话,轩辕晗的心再次沉落,那包扎好的伤口感觉越来越痛了,知心她?

而一旁边的吴清则眼观鼻,鼻观心,他有些怕眼前这个男人,还是本分些的好,他不想成为第二个闻人靖暄,被这个气的吐血。

那些隐在暗处一直不停的寻找轩辕晗等人的护卫也立马出现,涌至城墙处,东西一丢失,他们就隐在这附近,那偷东西的人,一定急着出城。

“是,爷”

替轩辕晗做完一些辅助治疗的穴位按摩后,便会陪同轩辕晗一起用完午膳,然后轩辕晗午休,而知心就再散步回落霞院,下午和晚上除了吃饭与睡觉就埋头在医书里,寻找一个最好的最有效的治疗方案。

“真的吗?太好了!”轩辕晗内心激动不已,但他尽力保持着平静,表面上装做一副很平常的样子。

“王爷,娘”知心一进去,就先对轩辕晗点头一笑,随后才叫自己的母亲。

“是,是,是”郑国以无奈,他倒是想了解事实真像,倒不是为了还怜心一个公道,反正公不公道对怜心来说已经没差了,他只想从怜心的口问出什么来,好还郑国公府一个公道。

“小依,我们是去赏枫,不是去参加宴会,不用这般华丽。”看着小依手上的轻纱华服,知心摇了摇头,让小依去拿了另一件简单大方的白色丝绸外套。

站在山顶上的知心看着眼前这秀美的的树林、火红的枫叶,忍不住一个深呼吸,感受这天地间的美好。让他灰色的世界,添了一抹亮,让他无情的世界多了一抹暖。

婉如坐好后,立马遣退了仆人,等偌大的厅堂里,只余他们四人时,那男子才在轩辕晗的面前跪了下来:“属下秦刚见过爷、见过夫人。”

秦刚立马就说出他的法子,虽然有些委屈了轩辕晗,但却是最快最有效的法子,秦刚在这里经营多年,从这到京城的路上一路都有打点,即使现在查的严些,只要选择另一条路,别往益州那走就行了,即使往益州那走,他也有办法过去。

收到轩辕晗示意的眼神,秦刚只得上前,用力抱住那拉着知心不放的婉如,温柔的劝说:“婉如,别孩子气了,爷和夫人他们还有要事要办。”

轩辕晗的腿伤加上骑马过于招摇,二人只能坐在秦刚准备的运送货物的马车里,很是简陋,小小的马车,什么都没有,坐人的地方只用稻草简单的铺着,但仔细看会发现下面用软锦垫着,使得这马车看上去粗陋,但真正坐着,却不会很难受。

轩辕晗与知心分别混入这队伍中,慢慢的走着。韵琦飞快的甩开了欧阳长祺的手,跑到影的身边,敢紧的解释着:“影,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看到得那样。”

“你也可以找个女人来挡在你面前。”挑衅,绝对是挑衅,绝对是污辱。

欧阳长祺点了点头,不甘心那又如何,话说形势没人强,他一个不小心失手了,站在这里,只能任人宰割了。

“秦知心,你给我抓紧了,不许松手。”

“轩辕晗,我们早晚会变成没有交集的路人。”知心闭上眼睛,就算所有的事情都不曾发生,但轩辕晗的生活和她所想要的生活完全是不一样的,轩辕晗是天生的王者,温的外表下有着问鼎天下的雄心,这样的轩辕晗,不是秦知心能配得上的。

“你们,还有谁?”他们只看到了吴清一个。

“怎么回事?”轩辕晗故作好奇说着,率先迈着步子往围观的人群中走去,周边的护卫也跟着上前清场给他们让出一条路来,看到轩辕晗往那客栈方向走去,郑国公也就跟在身后走过去了。

毒素?微闭着眼,身上散发出与那秀气柔和的脸完全不相符的杀气。

有着小小的后怕,她不是故意要隐瞒爷爷的啦,燕子楼对爷爷来说有多重要她不明白,但她知道那个时候爷爷没有见过影,也不了解影,如果爷爷知道她接下燕子楼是为了给影,定是不会给的,所以……

“王妃,天黑了,我们今晚就到这个小镇休息一晚,明天上午再赶,这样中午之前就能以达断崖了。”那高规格配置而来的吴清,把马车停在一家还算大的客栈门口。

微臣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君与臣便是如此,无论闻人靖暄有多恼轩辕晗,都必须行礼,当太子时,他可以装聋作哑的不跪拜,但皇上却不行。

虽然气极,但闻人靖暄还是礼道周全的行礼退了下去,他是个商人,懂得什么对自己最有利,硬碰硬,死的只有他:“微臣告退”

和吴清的纠缠耗费了他太多的力气,闻人靖暄跌坐在地上,拂了拂身上的草屑。“真不明白知心看上了你哪点,表里不一的家伙”

“知心姐姐,你不再陪水吟一伙吗?”司徒水吟没什么诚意的说着,她的目的已达到了。

“是”知心抬头,眼神直视皇帝

“不知道秦府,也不知道有没有关系。”眼神直视着皇帝,在皇帝那刻意为之的压迫的眼神下,依就那样坦然,丝毫不退缩。

皇帝笑,他想看看接下来的两个人会不会给他带来什么惊喜,比如,让眼前这个神色不变的女子变色?但在他看到他说了宣后,眼前这个女子还是那样波澜不惊的站着,有些懊丧。

宇定北像来不喜欢宇定南,说是,看他那虚伪的样子,让人恶心,也不知道他心里想啥,随时都算计人,和这人相处累。

“不等两天后,和太医院的人马一同进吗?”

之所以选择用火攻是因为秋季干燥,火易起,再来就是这城墙有不少地主是用木头制的,淋上火油,那火势定不小,而选择丑时,则是因为那是天亮前,在快天亮时,人是最疲倦的,那个时候突袭,对自己有利。

“是”没有怀疑,接到知心的命令,炎烈转身就往旁边的小路上走去,他认知心为主,对她的决定,他无异议。

“郑怜心呢?”听到轩辕晗的解释,知心还是很伤心,原来,原来轩辕晗对自己的感情是假装的,是建立在自己会医术上面的,是有条件的。

“王妃,您能这样想就好了。”太好了,王妃能想明白就好了,皇上的圣旨,秦府全府问斩已成了定局的,谁都无法改变。

“王妃”秦知心明明转告了小二,会立马就来,怎么还没出来,久等不到的吴清有些担心,怕秦知心出了什么事,便敲了敲秦知心的门,想问问。

“回父皇,儿臣虽然不能确定,但儿臣想定有一个人能确定。”轩辕曦焦急的跪了下来,说着,自己做的过份了吗?惹父皇不满了?

看着这样的轩辕晗与秦知心,皇上有些气恼,这个样子,感觉自己就像个戏子一般,在台上表演着,而那两个主角却一动也不动的站着。

“既然此女不是诈死的逃犯秦知心,那此女就是无辜的了。”

“是”轩辕晗再次跪下,他不懂皇上在想什么,但皇上眼里的意思他明白。

轩辕曦的眼里有着幸灾乐祸,秦知心,你竟敢反抗父皇的话,嘲笑的眼看像轩辕晗,三皇兄,我看你今日如何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秦知心。

“父皇,儿臣不想知心因皇命嫁给儿臣。”轩辕晗丝毫不受皇上的怒气影响,依就沉稳的答着。

这样的情景下,他没有放下知心,不易。

千年雪参呀,无价之宝,老大夫不是说千年人参就行吗?少爷居然把雪参都用上,那可是闻人府百年来最有价值的宝贝呀,可是,管家不敢说什么,只得乖乖照办,少爷现在这个样子,别说雪参了,就是要他的心头肉估计也不会皱眉的。

“司徒府”重重的一拳垂在木板上,还如此虚弱的他几乎用尽了全部力气,整个拳头全是血,温的脸也些扭曲。

“属下护卫不力,让太子妃失踪了。”哭丧着脸的吴清,跪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等着轩辕晗的责罚。

黑言舒刚起身,又一拳打过去“这是你让我们担心更受的”

“咳咳”宇定北假意的咳嗽两声,不过是让众人的看向他而已。

笑了笑“你看人看准,那人的确不简单”

给读者的话:

“娘,您也说了,这是皇上赐婚,我们任何人都不能改变的,那三皇子也是一样的,我是皇上亲赐的三皇子妃,那三皇子肯定会好好的待我的,不然,这可是丢了皇室的面子呀。”知心起身,拿着一块手帕打了打水,便回来细细的给秦府人把脸上的泪水擦干。

“娘,您多想了吧,那是父亲要考虑的事情呀。”看着母亲稳定的情绪,秦知心笑笑的拉着秦夫人做了下来,给秦夫人倒了杯水。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231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