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辩才无碍
作者: 江湖小俏娘章节字数:42316万

“看来不能让你在这里待着了。”秦铮拦腰抱起她,抱着她向房间走去。

秦铮点点头,“后来,我便肯定你一定活着,只要你活着,自然会回京的。”

品妍欷歔,“我们的剑招在小王爷的手里,怕是过不了十招。”

英亲王妃早已经收拾妥当,见二人来到,笑着说,“我也有好些日子没进宫了,今日跟你们一起进宫。皇上给了我一个好儿媳妇儿,我不去谢谢怎么行?”

侍画转身走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秦浩惊艳怔愣了片刻后,蹙眉,“夫人,你带来的这些陪嫁”

“我一辈子没憋屈过,若是让我忍气,哪里忍得住就看秦钰以后如何做了。他若是敢做过分的事儿,我无论如何都不干”英亲王妃撂下狠话。

卢雪莹顿住脚步,看着燕岚,“关你永康侯府什么事儿?难道你家男人也想娶她?”

“妹妹,你还进宫吗”谢墨含下了马车,看着谢芳华的模样有些心疼,他觉得谢氏米粮的老夫人急急要见她最后一面,定然是有什么话说给了她听。

“本来皇上要派老奴去谢氏米粮瞧瞧,既然如今芳华小姐进宫了,老奴就先带芳华小姐去见皇上,稍后再出宫去谢氏米粮。”吴权道。

天地结盟,生死与共。

云水嘎嘎嘴角,“就算你说得对,但是跟谢家人走,岂不是失了你的初衷?”

又有人牵了一匹马递给初迟。

谢芳华笑了笑,翻身上马。

言轻看了一眼,忽然笑了,“天下相像的人多了去了,四皇子拿着这幅画便能将我当做北齐皇子,也未免太可笑了。我只是个秦楼楚馆的怜人而已。”

“四皇子认错人了。”言轻摇摇头。

秦钰没说话。

玉灼也跟着她到了车前,奇怪地说,“是我自己回来送信的,我到了咱们王府,才派了一个小厮去孙太医府邸传信。按理说,传了信后,你没耽搁,咱们就出府门了。孙太医得到消息,不耽搁的话,也要跟你一起出城才对。他怎么会提前就先到了这里。”

半个时辰后,有一个少年骑马匆匆而来,马蹄声踏着地面坑洼处的水声,溅起丈高。

玉灼侧身让开。

两名仵作摇摇头。

听言纳闷地跟着她看向天空,黑漆漆一片,他立即收回视线,见她还在看,不解地问,“黑漆漆的,连个星星都没有,你在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但是举南秦京城,独有一家不怕与各种官员府邸的人交往,那么就是英亲王府。

秦铮在他走后,慢悠悠地拿了干柴,慢悠悠地放进了灶膛里,里面的火灭着,冒着烟,他用烧火棍将底灰挑起,露出红红的炭火,干柴遭遇炭火,立即着了起来。

“你这些年没好好吃饭挑食的原因。”秦铮放下菜。

秦铮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哦,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是八皇子秦倾,我的四哥是四皇子秦钰。”秦倾解释。

秦铮没意见。

刘侧妃不由得流下泪了,“是妾身没教育好浩儿,让他……”她不知是舍不得骂自己的孩子,还是骂不出口,还是连骂也不敢骂,只说,“王妃怎么教训妾身,妾身都受着。”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什么仁慈不仁慈的,只因我当年有心结,你爹也有心结,我们误了好些年。那时候,谁管他多少女人,多少孩子……”

秦铮本来就不宜走动,如今折腾一番,又受不住了,不多时,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等等!”秦铮拦下她,对她道,“你明明知道有人要对我不利,偏偏我来了没将白莲草的事情知会与我。为了将功补过。你就辛苦一趟,跟着飞雁去一趟杀手门救人吧!”

“早就睡下了!”那小童道。

“我……我拦下你!”秦倾立即道。

大长公主偏头看谢芳华,“怎么会这样?”

“娘!”金燕眼圈红了,“这件事情因我而起,若不是我要来丽云庵,丽云庵也不见得会遭此大难,这一定是有人背后……”

燕岚虽然想跟去,闻言也觉得有理,只能住了口。

谢芳华点点头。

“对,是这样说的。”郑孝扬连连点头。

“记不清楚就想,想到你都记起来为止。”秦钰道。

郑孝扬也点了点头。

李沐清眸光动了动,点了点头。

谢云澜看着她,“没有几步路!你实在困乏,到了房间后可以好好睡一觉。”

我的吩咐,不准传信出去和月娘联络。”谢芳华又道。

明夫人看着谢伊,已经说了多少遍,她执意不改,她这个当娘的也无可奈何。她险些被许大夫害了这条命,如今想来才有些后怕,人生短短几十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沉船了。既然她女儿已经长大了,要执意走她想走的路,也就由她去吧。

看着燃烧得旺旺的火光,她似乎看到了谢氏未来的希望。

两个时辰后,谢芳华看完了最后一卷暗宗,对谢伊道,“你记下了几分”

谢伊也跟着翻看。

谢芳华逐一地翻着卷宗,翻完一本,递给一旁的谢伊。

谢芳华无奈地将秦钰衣服洒了酒,侍画带他去落梅居换衣服的事儿说了。

秦钰放下笔,顿时笑了,“你的女人给我牵红线,谢氏六房的二小姐说喜欢我,闹得天下皆知。难道不允许我要点儿赔偿”

谢芳华更是头疼,就知道被秦钰识破了,谢伊毕竟还是年幼,虽然当时临危不乱,说出那番话,把很多人都蒙蔽了,但是蒙蔽不了秦钰。凭谢伊,若是没有她出主意,谢伊自然不敢,也想不到去做。

秦钰叹了口气,“其实,当初谢氏长房敏夫人给女儿选亲事儿,遍京城不找,却选了荥阳郑氏的郑孝纯,我们就该察觉这中间有问题,只是谢氏长房处处踩着忠勇侯府,视线都被移到了谢氏长房夺权和忠勇侯府与皇室的纠葛上,便忽略了这里面趁势而起的荥阳郑氏。”

谢芳华一愣,疑惑地问,“去右相府做什么”

秦铮看着他,“把那辆车搬来,给爷看看。”

“这……”管家看向一旁的谢芳华,拿不准秦铮的主意。

“王妃。”翠荷来到门口。

“王妃可请了衙门的人让衙门的人来查,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赶在咱们王府害人。”卢雪莹道。

“你拿着药方去熬药。”谢芳华将药方递给了她。

“是。”喜顺立即拿着名册去点名。

谢芳华摇摇头,“我如今不敢胡乱猜测,任何一种猜测,也许都会导致以后对方向判断错误,所以,等着我见了月娘,询问答案吧。”

“但可以肯定的是”谢芳华抿了抿唇,“这个人,背后之人,我一定认识。”

就拿昨日,出了那么大的事儿,皇上临危不乱,快手法,高速效,安排人手追击的同时,全力彻查整顿,顺着丝网,去摸背后之人的身份来说。未来南秦有这样的皇帝,有这样年轻有才且有干劲的官员,何愁南秦能不度过危难国富兵强有能力和气魄以及兵力去攻打北齐

只这一句话。

谢芳华立即摇头,“那怎么行如今正是京中肃清平静之时,你还要短期内筹备好一切事情对北齐开战,如今你怎么能离京”

谢芳华瞪着秦钰,秦钰也瞪着她,片刻后,她泄气,软了口气,温声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自己会加倍小心,这次出京,不会有危险,我向你保证。我就是为了确定一件事情,我先去平阳城和李沐清汇合,有他在,你总放心吧,京城到平阳城这短短的路程,早已经被肃清,没什么危险了。”

各种钗环首饰,每一件都精心雕刻,做工精细,材质上乘,甚是华美。

“我看最适合你呢,铮表哥,你说是不是?芳华妹妹身上有如兰似雪的华贵,若是太张扬的簪环,反而夺了她本身的气质,就是这样的事物佩戴上,才相得益彰刚刚好地与她搭配。”金燕诚心地对秦铮道。

    不多时,来到屏风处,她忽然顿住脚步,仿佛惊醒了一般,回头一把抓住风梨,哑声紧张地道,“云澜哥哥怎么了?为何他会被绑着?”

    谢芳华几步便来到了谢云澜面前,伸手去摸他,眼圈发红,声音轻颤,“云澜哥哥,你这是在干什么?怎么……怎么这副样子……怪吓人的……”

    院中和屋内暗室,简直是两方天地。

    赵柯放下碗,松了一口气,跌坐在了地上。

    谢芳华的心在一瞬间也跟着头一样地崩裂地疼起来。她想拼命压制下,却怎么也压制不住。半响后,遂放弃,顺着门框,慢慢地缓缓地跌坐到了地上。

谢芳华揉揉额头,孙太医的药里没有睡觉的药份,她也不明白自己怎么睡着了。

谢芳华向外看了一眼,出了房门,迎了出去。

------题外话------

总之,突然出了这等事情,秦钰这个皇上才是夹在中间为难。

谢芳华点了点头。

一行人进了相府内院。

“胡闹!”右相恼怒训斥。

秦钰怒道,“来人,去请太医!”

过了片刻,外面管家喊,“太医来了。”

她给了他一个出色的儿子,让他骄傲,承接他右相府的门第,死亦有接班人。

犹记得,那一年,她韶华年纪,父母择选亲事儿,在亲事儿的名单上,没见到他的名字,她便开玩笑地对爹娘问,“你们确定这一份名单里,都是京中大好的未婚男儿?”谢芳华和金燕从太后宫里出来,直奔御花园。,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231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