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葵藿倾阳
作者: 江湖小俏娘章节字数:42316万

陛下所限定的日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他斩钉截铁,没有任何的疑虑。

要嘛,这火铳硬生生的成为了两个人抬的‘大家伙’,威力不小。要嘛,一人可以操作,可威力却是有限。

王金元马不停蹄,赶紧去布置了。

方继藩此时面上却是杀气腾腾:“什么叫骗子,这叫故事,市场上的消息,本来就真假辩,信的人,自然会信,不信的人,自然不会信,明日,我还要让西山建业,去大漠里进行勘探地形呢,为未来的铁路干线进行选址,那么你说,这是骗吗?铁路迟早是要修的,不是明天,就是一百年后……”

身后,是夕阳,夕阳落下的余晖,在这光秃秃的原野上,留下了一道斜长的身影。

他话刚说到了一半。

他想了想,这是自己的功劳啊。

“最重要的是,陛下突有此神力,这岂不是正合了陛下受命于天,如有神助吗?这消息……已开始不胫而走,陛下威名,不日就将人尽皆知,老臣,佩服之至。”

许多人见突兀取出了匕首,大惊失色。

有人急切着想要登上天坛去。

他伸手,将‘皇帝’所佩戴的墨镜摘下。

从前的时候,牧人们是没有选择的,他们若不依附于部族,就会成为草原上的孤狼,很快就会被人大卸八块。

萧敬磕磕巴巴的道:“齐国公……齐国公……这样会死人的啊。”

方继藩道:“你有何事?”

弘治皇帝淡淡道:“取朕看看。”

而今,大明国运昌隆,这大漠和辽东诸部,具都仰仗大明鼻息,说穿了,就是靠大明赏一口饭吃。

“他吩咐过了,银子,随时可取。王老爷,您别担心,方才本想报五百万两的,怕将其他的商贾,吓着了,所以……”

朱厚照觉得不耐烦:“我顺道再将回回语还有朝鲜语以及葡萄牙语,一并和你说了吧。”

“好……好……”萧敬哑口了很久,才发出无奈的声音:“太好看啦。”

海贸,历来是很挣银子的,那西洋的香料,佛朗机的钟表,大食的毯子,还有从大明出口海外的瓷器和丝绸。

邓健笑呵呵地道:“老爷,您想想哪,您这样的身份,莫说是空心的,就算是黄铜的链子,谁敢质疑是假的,老爷您就是财神爷,是咱们大明数一数二的巨贾,您跺跺脚,地皮要震三震,您穿戴着个啥,哪怕是一钱不值的玩意,可在您的身上,就是身价百倍。”

萧敬打起精神:“奴婢遵旨。”

虽然觉得方继藩的话,不太靠谱。

可是……

妇人冷笑连连,不屑的看着他道:“你这狗东西,自你来了我们府上,就没好日子过,这鸡飞狗跳的,怎么着,你还想鸠占鹊巢?”

妇人:“……”

王不仕无言以对,也罢,只能如此了。

朱厚照道:“那我去照照镜子。”

邓健还是有些不明白:“可是小人觉得……”

方继藩道:“所以,儿臣请了一个人才来了京师,就是要扭转这个风气。”

方继藩一脚将他踹开:“狗东西,再哭就阉了你。”

“父皇……”朱厚照道:“这是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啊。”

若说财富是水,这水从传统的士人手里,流到了新兴的商贾阶层手里,只是可惜,到了商贾这里之后,就流不动了。”

朱厚照想了想:“有的是方继藩说的,有的,是儿臣自己想的。”

若是出了任何的岔子,弘治皇帝可就血本无归了。

他只好摇摇头,背着手,遥望着落地玻璃窗外的景色,语重心长的道:“这铁路,利国利民,朕投资铁路,并非只是为了牟利,而是为了天下的百姓啊,还有祖宗的江山社稷啊。”

这意味着啥。

只能在心里幻想一番。

那念诗的人,不及念完诗,顿时打起精神,众人呼啦啦的朝着那大篷马车蜂拥而去。

还不上房贷,便是死无葬身之地,这个时候,还要什么斯文和面子,能怎么省钱就怎么来,没有那么多讲究了。

可问题就在于此。

…………

整个邓宅,顿时乱做了一团。

也就是说……

他们实在无法承受,这寒风凛冽的煎熬,最重要的是,在那冰原上,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窒息感,比之寒冷,更加可怕。

不怕,不怕!

紧接着,朱厚照道:“真是好极了,咱们的降落伞,成功了,可以投入使用,哈哈哈……”

方继藩气定神闲:“这名儿不好,堕了我们的威风,要霸气一些才是。”

朱厚照一脸无语之状:“喂,本宫还没有答应呢。”

不过……

“不。”王不仕摇头:“臣不这样认为,正因为是齐国公,齐国公的心很大,铁路局挂牌出来,这是大局,他绝不会因为区区如此,而砸了自己的盘子,所以,他必定成功。”

“拉……拉绳子……”他话没说完,牛肉干就塞进了他的嘴里。

刘瑾:“……”

贵人一头波浪似的金发,他听到了理发师的建言之后,颔首点头,碧蓝的眼睛朝理发师看了一眼。

他郑重其事的对贵人道:“阁下,健康与否取决于正邪神明较量的结果。”

他开始念诵了感谢天主之类的话。

一个衣冠楚楚的侍从进来,躬身,行礼:“公爵阁下,您要的人,他来了。”

他的脑海里,开始浮现出一幕幕幻觉,他看到了光,看到了无数的舰船,驰骋于洋面,看不到数不尽的财富,看到……

好像……自己成为了私人顾问之后的一刻钟,又失业了。

欧阳志坐着车,很快就抵达了这里。

欧阳志面无表情。

方继藩凝眉,不让人见识一下,铁路带来的巨大效益,怎么能将这铁路推广出去呢?

作为孝子,陛下说一句碎尸万段怎么了?

没毛病。

见无人为自己说话,刘焱更是恐慌了。

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女儿,不过是个小女子,学医,学医有什么用?

虽然这一切,都是因方继藩而起。

古代的世家大族,是最重视名声的。

梁储站在班中,嘴巴张的有鸡蛋大。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叔父。

这一点,方继藩能够理解。

梁储身子颤抖,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不只如此,还有治病。

“……”

倘若这一次,皇帝将敕封收回,然后来一句,朕逗你玩的,那么……往后,谁还相信圣旨呢?

大家都松了口气。

方继藩想了想,很认真的道:“因为他们怕死。”

脉象开始徐徐的平稳。

这还不是神医,那么……其他人算什么?

她微微一笑道:“想不到,竟是梁卿家的女儿,本宫见你医术高明,这些,都是继藩传授你的吧。”

朱厚照急的不得了,看着紧闭的宫门,他便要翻墙入宫,谁料这时,宫里的宦官,透着门缝道。

方继藩听到太皇太后无恙,顿时松了口气,抬头,看了看,月朗星稀,这时候……

弘治皇帝道:“卿在广东布政使司的乡试,成绩如何?”

梁如莹上前,跪在榻前,按住了太皇太后的脉搏,神色极是认真。

弘治皇帝浑身颤抖。

若是太皇太后救不活,那自己必会……

真是匪夷所思啊。

这真是祸不单行啊。

很快,在大明宫里,便已选了一处偏殿为女医院的公房。

可现在,梁如莹和许多同学一样,竟在此时,都生出了忐忑感。

人嘛,就是这样,一开始碰到这种人渣,真的很不习惯,好歹咱萧敬,那也是陛下身边的大红人,执掌厂卫,谁见了不要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公公,可你方继藩倒好,以为你自己很了不起吗?动辄便对咱呼来喝去,你算老几?

至于这奏报里,各种骂娘的,他不再看了,直接搁置到了一边。

一道旨意,至方家。

他对倭国少年队,寥寥夸奖了几句,竟是在这一次少年足球决赛之中,竟是看好了西山保育院队。

这是没办法的事,这时代,真正意义的现代医学,也才刚刚起步,理论确实也贫乏的很。

太祖高皇帝,襄举大义,于是,驱逐鞑虏,天下归心,日月重明,河山再造。

谢迁倒还稳重,掖了掖李东阳的大袖,低声道:“刘公悲绝,宾之为百官之首,理当持重。”

在幻海浮沉中,混了大半辈子,没遇到过这样的事啊。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231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