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手不停毫
作者: 江湖小俏娘章节字数:42316万

    更甚至,她的身体里的血脉本源,便是他体内恶气的天敌。她不想他再受苦。所以,必然要想尽办法为他除去体内那恶气,让他至少在她看得见的地方可以活得轻松一些。

秦铮叹了口气,“哭不塌院墙,也会哭塌我的心。”

秦铮顷刻间便退去了院中,堪堪避过。

吃过早饭,二人一起出了房门,先去了正院。

皇上信任右相府,否则也不会派李沐清来密旨接秦钰了。

那人进来之后,显示打量了画堂一圈,然后又挥手挑开帘子向内室看了看,须臾,他啧啧了一声,转回身,解开了她的道。

京中因为她的婚事儿闹得沸沸扬扬。

卢雪莹佯装不解,“爷,为何您感觉不合适这些都是我娘挑出来选给我的”

燕岚恨恨地低声道,“我哥哥喜欢她。”

孙太医垂首,摇摇头。

“什么叫做不太有依据?在我的寿宴里,发生了血光,你是说应验到我身上才有依据?”忠勇侯花白的胡子翘起,怒气冲冲,“我们谢氏一族,几百年传承下来,是信奉神武大帝的。神武大帝是战神,但也是杀神。我们嫡系一脉,六十大寿是一个坎,若是见血光,就会有灾难降临。九年前,我老头子正是六十大寿。当日你们都参加了,皇上也去了。可都还记得我说过什么?我说不准有人在我的寿宴生事儿,更不准见血。本来我以为一切顺利,却不想华丫头在我寿宴后没多久就得了怪症。这些年我一直不明白哪里出了错,原来是这里。”

“英亲王,你们父子,今日不给我个交代!我就去掀翻了你的英亲王府!”忠勇侯一阵掌风扫向英亲王和被他拖在身后的秦铮。

“自杀可不行!您的孙女又没死,虽然病秧子多年,如今不是还活着吗?”秦铮摇摇头,见忠勇侯闻言更是的大怒,要上前来劈他,他立即道,“我娶了她,她嫁给我,慢慢还这笔债,总可以了吧?”

“爷爷,还下车进去吗”谢墨含轻声询问。

谢墨含点点头。

受心血溢出喷薄万仞割心之苦,受世间人所不能承受之重。

郑孝扬立即走过来,看着二人,“找到出口了?”

“你对她哪里来的相信?”云水气恼质疑,“你忘了我们死的那些人了?”

若是让他得了这二人,那么,对于忠勇侯府,对于谢氏盐仓,对于整个谢氏,可以想想,因谢云继的身份牵扯,会有什么后果。

“情况就是我本来要去西山军营,路过此地,发现了孙太医的马车,车夫和他均死在车中。”谢芳华三言两语说罢,道,“现场丝毫没破坏,刘大人带了仵作来了吧?”

谢芳华不理他,继续看着。

谢芳华皱眉,想着这个人不睡觉跑来这里干什么,她站起身,打开了门。

左相府留了秦浩午膳又留了晚膳,直到深夜,微微熏然的秦浩才回到了英亲王府。

秦浩冷笑一声,“她是不愿意嫁我!”

“大公子午时去了左相府,左相和夫人留了午膳和晚膳,晚膳之后,左相又在书房里和大公子叙话。大公子半个时辰前回了府,先去了王爷的书房,王爷没见,他又去了西院,与刘侧妃叙话半个时辰,如今回了自己的院子。”外面人用极低的声音禀告。

“皇上会信吗?”外面人又问。

“她就是听音姑娘吗?”一个陌生的少年好奇地打量谢芳华。

“好香!”李沐清赞了一句。

秦铮对她面色端详半响,才纳闷道,“容貌的确很一般啊,为何外面的人都将你传得跟天仙似的呢?”

秦浩站着不动,“母妃,我……”

“左相在朝中一直提携他,他在朝中也争气,可惜在外多么人模狗样,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折腾起女人来就这么畜生。左相若是知道了,不知道会如何?”英亲王妃又道。

“王倾媚只知道日日和男人享乐,我看她真该滚回去泰安王氏了。”秦铮咬牙道,“来福楼是她的地盘,竟然还有这等下作的东西。实在可气。”

王倾媚咳嗽了一声,臭着脸顿时笑了,“我哪里知道你们偷偷跑出去惹了人借由杀手门来杀人?也怪不得我!”话落,见秦铮脸一沉,立即道,“我这就给你去拿!”话落,一阵风地走了。

郑译和王芜对看一眼,也齐齐点点头,开口劝说秦倾。

有一群姑子正在断断续续地哭,也有一群护卫正在从废墟中挖出老尼姑的尸体。

谢芳华点头。

“怎么样?”谢云澜上前询问,“可有什么不对劲?”

侍画接收到谢芳华的眼神,立即在她身后大声道,“是我们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听说丽云庵山体滑坡,将整个庵都埋了,上山去看看情况!”

谢芳华自然不反对,与她坐在了对面。

郑孝扬长吐了一口气,追上李沐清,用胳膊撞他,“喂,你说,若是没有王妃求情,皇上会不死真打我们?”

“你来说吧。”李沐清偏头对郑孝扬道,“我昏迷几日,醒来后,就知道她已经查出怀孕了。”

郑孝扬也不说话。

小泉子点头,“回李大人,郡主是今日早上回宫的,如今在太后宫里呢。”

英亲王妃看着秦钰,“皇上,你是说李沐清和郑孝扬知道?”

秦钰一怔,抬头看向英亲王妃,“怀孕?”

“回小王爷,是我。”那个领秦铮和谢芳华进来的将士道。

“你可想好了,别后悔。”秦铮伸手关上窗子,阻隔了外面风雨侵染的水汽。

谢芳华不懂地看着谢云澜。

谢芳华懒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坐在车上不动,懒意明显,“可是我不想动啊。”

谢芳华点点头,“我主意到了。”话落,她忽然笑了,“本来以为一个谢氏米粮便是极其有意思了。没想到谢氏米粮的公子却是更令人好奇。”

“你们也累了,下去歇着吧!我真的要睡一觉。”谢芳华吩咐完了,便摆摆手。

“是,小姐。”十八人齐齐垂首。

“你自己问她。”秦钰合上奏折,站起身。

反正秦钰已经猜到了,也不怕他再听到。

这时,荥阳郑氏的郑轶、郑诚上前给秦铮见礼,“原来是英亲王府的小王爷,久仰久仰。”

李沐清笑了一声,“那辆车不如就送你了。”

“因为,您和兰姨在将金玉兰搬出去时,应该是仔细地注意了它,所以,如今看到它突然打了个骨朵,所以才会十分肯定原来一定没有骨朵。您虽然对每一盆花都小心呵护,但有时候,难免也有疏忽的地方,毕竟上百盆花,哪个花突然长出一株芽,哪个花突然开花了,您也不见得都记得那么清楚。”谢芳华道。

春兰乍然进来,看到桌案上地面上都是血,又见谢芳华脸色苍白虚弱地坐在软榻上,她吓了一跳,“王妃,这……小王妃您……这是……”

信中仅有简短的一句话,“可还记得我栽的那个跟头被你救了。”

“为什么?难道你今日有别的事情不成?”秦铮看着她,佯装不解。

秦铮心情好,懒洋洋地笑道,“金燕表妹一直夸你家的店铺做的好,我们便来看看。”

“你说多少价钱,爷都付给你,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包起来就是了。”秦铮摆摆手。

    里面暗室昏暗,有两个人,一人被绑在类似刑具的东西上,一人正在那人后面给他扎针。

    风梨点头,立即跑去了小厨房。

    谢云澜不语。

“今日燕亭说煮了梅花来喝酒,想必不错。要不你去采梅花,我们现在试试。”秦铮点燃了屋中的罩灯,对她如闲话家常一般随意地询问。

谢芳华站在冷风中,梅花落在她头上身上,她轻轻打了寒颤,驱散了几分莫有的情绪。

谢芳华对他摇摇头。

最近很多亲们询问万更,说一下,要等入v后,大约是在下个月十多号。具体日期我还没和编辑确定。等确定会通知大家。会员号520小说币什么的可以提前准备了!当然,我是希望看我书的所有亲们都看千字三分钱的正版的,毕竟我的付出希望这样的方式认可。么么哒!

二人不再说话。

她正想着,李如碧忽然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她。

郑轶闻言,花白的胡子抖了抖。

右相夫人怒极,“那好,既然你愿意替他顶罪,是你自找的。”话落,她对秦钰道,“皇上,您也听见了,郑孝纯愿意为他弟弟顶罪,我女儿的样貌不能还回来,您一定要重处他。”

这时,右相夫人听到前方的动静,匆匆赶了来,刚要给秦钰请安,便看到了右相,顿时惊得将手里的帕子扔了,扑了过去,“相爷……”

金燕握住她的手,“是不是不好对我说你知道,我已经不是昔日的金燕了。这件事情事关于我,你一定要让我知道。”顿了顿,又道,“芳华妹妹,难道你信不过我”

秦钰猛地挥手,“你给我滚!”

先给忠勇侯府许以门楣高位荣耀,然后让她根本就不能拒绝进宫待嫁。

谢芳华眉心一动,想起谢云继的信,点点头。

谢芳华看着三人,不由笑了,“你们三个这是干什么忠勇侯府是嫁女儿,你们三个传扬出去,让人笑话。”

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得罪秦钰。所以,忠勇侯想了想,还是亲自迎了出去,崔允等人跟了出去。当然,谢芳华坐着没动,言宸避开了。

“嗯?什么事儿?”英亲王妃转过头看他。

bsp; 其他夫人知道英亲王妃动了怒,都不好出声劝说,毕竟这是英亲王府的家务事儿。自古嫡庶便是忌讳,哪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他们作为嫡母,哪怕是旁支的嫡母,也是深有体会。

几位夫人都齐齐回笑,不知道这个事儿该怎么评说。

秦铮冷笑了一声,“观音庙的妙音还真成真观音了。”

13861827962,举人:养好久了,这两天一次性啃完,味道真的不错^o^,看着京门的这群少年少女,脑子不时就想到纨绔里的那一群,一样的恣意潇洒,一样的儿女情长,现在暂时把浅月和容景放书架上吧,跟着阿情一起看京门的风花雪月和荡气回肠……

秦铮“嗯”了一声,“兰姨,抬一桶

“好喽已经准备好了,奴婢这就去唤人抬进屋。”春兰应声,笑呵呵地去了。

从内室到屏风后,短短一段路,谢芳华身上已经染了一层粉红色。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房门打开,秦铮从里面走出来,他一眼便看到谢芳华坐在围墙下。

他静静地看了她片刻,抬步走了过去。

“说说看。”秦铮看着她。

“是!”喜顺匆匆走了。

不多时,侍画回来,禀告,“小姐,王妃说知道了。昨夜老侯爷临走前,派人给她传了话。她说京中这么乱,老侯爷多年来被困在京中,如今出外游历避世也好,是上上之策,只是沿途一定要护卫好,皇上能得到消息,那么,别人也能得到消息。”

过了许久,许久,又许久。

秦铮低头看向她,青泉如海的眸中被蒙住的那一层镜面忽然破碎,溢出深沉的波纹。

再多的深情似海,似乎也不及这一场大婚她对他的信任和托付

毕竟,忠勇侯和谢墨含打破了古来惯例,前来男方家观礼,如今这是等于两家合办了大婚之礼。一旦一对新人拜完堂后,两家联手,流水宴就会摆上个七日。

英亲王点点头,看着秦铮和谢芳华,眼中有感慨,亦有喜庆之色。

高兴,挥手吩咐开席,同时吩咐外面流水宴摆了出去。

秦铮

春兰也随后跟进来,笑呵呵地解释,“小郡主,您不知道,小王爷在拜完堂后就将小王妃的盖头给揭了。如今哪里还有盖头?”

“喂,我不就说两句话吗?你要打我?”秦怜吓了一跳,立即后退了好几步。

秦铮转回头,目光落在她拽着他大红衣袖的手上,豆蔻指甲明艳,一如她挑开轿帘时的模样。他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抬起头看她。

秦钰莞尔,点点头,不但不恼,反而认同地道,“你说得有理,月落有学武天赋,自小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来,对于武功一道,自视甚高。今日你让他见识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长了见识,三省吾身,以后定然武学一道还能提升。”

秦钰闻言攸地一笑,“你是怕我拿一支簪子威胁你?”

药圃是实打实的药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异常,谢芳华转了一圈之后,便来到屋门口。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231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