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名我固当
作者: 江湖小俏娘章节字数:42316万

信上所写的事,却不是什么好消息!提出这个说法的是一个白胡子老头,平时也不怎么得赵王重用,只是他忠心耿耿,赵王一直好生待他,此时见赵王主动问起,为了表现一二,此人将自己这几年的推断一一说了出来。

在秦寂言的润笔下,告赵王书一天就写好了,秦寂言没有让人送给赵王,而是直接公布天下,贴在各个重要城镇的衙门……秦寂言没有带顾千城一起走,就意味着景炎不一定能把秦寂言留下来,不过……

顾千城用帕子将玉块擦干净,发现这玉块水头十足,是上好的玉石,如果完整的话,不管是什么佩件,价格都不菲,绝不是普通书生学子用得起的……

说完,便转身上马车,连一句好话都没有,留下顾千城和顾家众人面面相觑:秦王这是什么意思?

这样的情况下,老怪物们的武功再高都没有用,他们的身体无法支撑他们的行动。

“哈哈哈……你们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天真。他杀自己后代子孙毫不手软,你还指望我们住手,不把你们千刀万剐,你们就该庆幸了。”景炎哈哈大笑,笑得……悲凉。

耳旁,似乎还有族人的惨叫声。

顾千城低着头,声音也不大,可她的话却让老太爷一怔:如果是秦王,那么一切就说得通了。

“很简单……宫里聪明、漂亮的女人一大把,像顾贵妃那样的蠢货少之有少。物以稀为贵,皇爷爷就当养个宠物在身边。”

顾国公拿走的是压箱的现银,和好变卖的黄金。留给顾千城的,全是一堆不好变卖的古董、布料、首饰,甚至还有家具。

接着顾千城才担心秦寂言会不会失手掉下来,却见顺着冰墙滑下数十米,本该狼狈跌下来的秦殿下,正如同脚踏阶梯一般,一步一步往上走。

却选了两个中立家族的嫡子,另外两个名额直接放弃,以至于,失去利用伴读培植势力的机会。

和赵王府闹僵,对顾家确实有好处,可老太爷就不担心做得太过,引起老皇帝怀疑吗?

为什么要把这个家,最后一个给她温暖的人杀死?

好好照料四个字就非常有深意了,大秦特使不会死,但在北齐的这段日子绝对不会好受。

不过是一个呼吸的功夫,火焰果已是通体黑红,看上去就像是要烧着一般,随时都有成熟的可能。

拿到了火焰果,他和千城都没有事。这世间再也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

先前进去的一批人,很快就抬着成箱成箱的金银珠宝出来,还有一小匣子银票,最小一张的银票也是百两的面额。

要让封似锦知道,那些人把他老爹逼晕了,封似锦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秦寂言赶到皇宫时,太上皇的伤口已经包扎好,太上皇看到秦寂言的第一句话,就是:“寂言,杀了顾千城!”

秦寂言脚步未停,上前道:“皇爷爷,不可能。”

太上皇一脸颓废,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封赏完朝臣,接下来就是给自家人封赏了。周王已是亲王,秦寂言不可能再封,五皇子和赵王皆是罪人,秦寂言有赏无封。

看着悠哉悠哉的秦寂言,封似锦突然觉得好心塞。

顾承志心里也怪顾老太爷没有把东西留给他,反倒卖了给顾千城还债,只是他嘴里不敢说。

顾二叔得知此事,明里暗里嘲讽了顾三叔无数次,说顾三叔是个蠢蛋,背了这一百多万两的欠款,顾三叔这一辈子都得给顾千城卖命。

圣女倪月对护城大阵颇为了解,在她的带领下,长生门一行人在天黑前找到废城。

顾承欢从小就知道,哪怕他比承志年纪大,被大家尊称为大少年,可他和承志也是不一样的。

像猪对六这种穷凶极恶的土匪,秦寂言绝不会对他们心慈手软。对他们心慈手软,就是对大秦的百姓残忍。

想到这里,猪头六又狠狠地瞪了顾千城,那眼神就像是淬了毒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这个时候也没有人说他没出息,对他们来说皇上那可就是神明一样,他们也想跪。

回到宫殿,时间已经不早了,顾千城哈欠连连,一副随时都能睡着的样子,秦寂言看罢,不由得手痒,捏了捏她的鼻子……

老皇帝看着秦寂言离去,还以为秦寂言是在为今天少输了几个子高兴,忍不住摇头轻笑……

“不必,你留下来继续找人。”十一天没有找到人,顾千城不在江南的可能很大,可并不是没有。

这态度,一如当年秦寂言还是秦王,荣王世子还是那个风光无限、不把秦寂言放在眼里的荣王世子,

顾千城倒是没有想过杀他,但绝对不会让他有行动的能力。

顾千城也不失望,抬脚将人踹开,从食盒底端,找到跛脚男人口中的匕首。

一想到那种可能,顾千城就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继续扩大查找范围,京城上下无论是谁,都要灌一碗药,包括宫里的人。”这话是秦寂言对锦衣卫说的。

这座城,城墙被砸,城中的存粮也被他洗劫一空,而且现在他也失了本城百姓的民心,留在这里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不如退守另一城,借另一座城的兵力与秦寂言继续耗,他就不信秦寂言带来的军饷能任他挥霍无度。

老管家人精一样,要骗过他可不是容易的事。好在今晚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到时候他也不用伪装了。

这就是孕妇,前一秒还想吃东西,下一秒却闻不得这味。这段时间,老管家和子车可没少被顾千城折磨,两人也习惯了。

在绝对的权力面前,所有不合规矩都会变得合规矩……第二日早朝,秦寂言和往常一样准时出现,隔得远,朝臣看不到他的脸,可光凭声音就能听出秦寂言昨晚必是一夜没睡。

一个时辰后,秦寂言的龙撵出宫。收到消息的大臣们,齐齐跪在宫门外,请求秦寂言以天下为重,不要离京,更有大臣以死相谏,幸亏秦寂言身边的禁军早有防备,先一把把人救下,不然今天真的要血溅宫门。

顾千城手上只有一把刀子吗?

顾千梦一直认为,自己比顾千城好多了,顾千城只是会投胎,是大伯女儿,是顾国公府的大小姐,可到现在才发现……

就是这一刻了!

她要杀了风遥!

“这是驯马?秦王殿下,这姑娘到底是谁,这么神的人你在哪认识的?”焦向笛双眼放光,恨不得现在扑上前,问一问顾千城,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马安抚下来后,顾千城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顾千城抚着额,一副随时要晕倒的样子,事实上她现在的状况确实很糟糕。

顾千城没有后退,只是用手挡住秦寂言,“殿下,我现在可是肉票,你低调一点好不好?”

痒死她了。

而他就是最好的例子。

管家没有犹豫,直言道:“老太爷,小人刚刚问过,大小姐的马车在门口等了许久,甚至让人叫了门,却没有人应。”

“不好了,不好了,朝廷的兵马上山了。”

再者,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把寺庙的屋梁都打断,这人就不怕寺庙倒了,压死自己吗?

太后和摄政王只当没有看到,即不命令侍卫强攻,也不命令侍卫退下,就这么放任秦寂言带着顾千城一步一步离开……

“是的,我家公子想请殿下一叙,不知殿下可否赏脸?”来人问得小心翼翼,就怕秦寂言不同意,因为……

顾千城嘴上说狠,可心里还是心疼他们的。要不心疼他们,根本不会在第一时间,上前给他们包扎,也不会等他们一起来吃饭。

而更让人讨厌的是赵王。

“真的?”秦寂言终于有软化的迹象,“心里也不会想?一点也不?”

“承意回来了?”顾千城脚步一顿,让下人把东西放回去。

秦寂言在老皇帝眼中是孤身去江南,他不可能回京城把亲兵带走,除了暗卫外秦寂言只把子车带走了。

“难不成,你打算一路打进皇庭,就靠这一万人?”凤于谦舍得牺牲,他还舍不得呢。

大家族,成千上百的人,要从里面挑个品行不良的人,会是难事吗?

吵吵吵……底下的人越吵越激烈,彼此抹黑也越来越凶残,秦寂言一直没有吭声,他倒要看看这些人能吵到什么时候?

秦寂言却无视众臣的恳求,一脸厉色道:“叫圣上也无用,今日朕必要……”

“这么说,皇上诏殿下和我回去,与长生门有关了?”平西郡王神色严峻,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你,你,你……什么叫棋手,你这是污辱棋艺。”封老爷子恨铁不成钢,能背下那么多棋谱,可见是个好苗子,怎么就不肯多用心呢?

此女,非池中之物。她既然想跳出池塘,封家在她势弱时,帮她一把又何妨……秦寂言回京那日,天蓝云白,晴空万里,天气好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出门转转,享受这美好的阳光。

内斗是最残酷的斗争,他们相信皇上不会乐意看到大秦的官员内斗,所以他们的存在就很有必要。

一直等到午时,也不见秦寂言出现,几位大人犹豫片刻,决定去附近的酒楼吃饭。

坛中人见顾千城一行人迟迟不进来,又发出忽促的“嗬嗬……”声,这一次顾千城没有再理会她们,甚至连看都不曾看一眼。

老皇帝当然不会说不。

君亦安不敢想象,要是大秦皇上知道唐万斤的体质,会是如何的疯狂……

言倾明白,秦殿下那么干脆的放赵王走,想必是早就有了想法。

这么一忙便到半夜,仅仅比秦殿下早回来一刻钟后。

面对顾千城,他的自制力真得是越来越差了,也许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他和顾千城之间已没有什么障碍,他很快就能娶她,所以也就不再克制自己的感情。

就如同京城七夕那晚,如果他当时非要赶尽杀绝,景炎也逃不掉。

当然,所谓的往前也只是相对的,因为子车此刻已分不清方向,他只知道朝一个方向游,尽快抵达岸边,这样他和老管家才有救。

“很好,这件事办好了,你们药王谷就能重新建起来,长生门会给你帮助,让你的成就不亚于你的父亲。”长生门需要药王谷这么一个地方,替他们收集名贵药材,替他们赚钱、收揽势力。

悄悄的抬头看了长生门的特使一眼,看到他们面无表情的死人脸,君亦安慌忙别开脸,不敢再看。

“民女哪敢欺君,皇上你别吓我。”顾千城顺势坐在秦寂言的腿上,并调整好姿势,免得坐着不舒服。

这下,秦寂言要是还不明白顾千城在逗他玩,就不配做皇帝了。

“可爱你也不能捏呀。很疼的……”顾千城格开秦寂言的手,气鼓鼓的瞪着他,就像炸毛的小虎崽,惹得秦寂言哈哈大笑……

“粮……”顾千城刚开品,勺子就到嘴边,只得停下来,张嘴吃东西先。吃完一口,准备继续说,又一勺喂了进来,进度掌握的刚刚好,完全不让顾千城的嘴巴停下来。

他的就是顾千城的。在他面前,顾千城想做什么都可以,不需要避嫌。顾千城要是有能耐,从他手中抢到皇位,他只会高兴。

“水,水,水,快拿水来。”顾二爷激动的站起来,接过丫鬟手中的水,哆嗦的上前,等他走到顾承欢床前时,杯子里的水洒掉了大半。

“我们家惯常用的太医今天进宫当值,小的正在找别的太医。”大管家抹了一把汗,小心地看了顾千城一眼,生怕顾千城发脾气。

顾千城站在院子外没有走,她要在这里守着承欢,等太医过来。可是,等了半天没有等到顾家请的太医,却把秦王府的太医等来了。

顾千城发现秦寂言不自然的停顿,只当他为大事忧愁,并没有多想。这个时候说功成名就的事还早,顾千城自然的转移话题,把话题继续扯到神女塔的案子上。

当然敢用!

顾千城是用放大镜,仔细看过再做记录,可是围观的捕快不知放大镜的用处呀,见顾千城隔着“琉璃”随意看两眼,就写出一串的字,一个个大呼惊奇,不由得深长脖子往前探,想要看过究竟。

秦殿下脸更黑了。

沾了尸气,两人并没有急着上马车,而是在太阳底下走了两圈,晒晒太阳,好去掉身上的尸气,等到差不多两人才回马车。

顾千城想拒绝,可对上秦寂言幽深坚定的眸子,拒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口。

“别怕,有朕在!”秦寂言揽住顾千城,坚定的道。

众大臣这才反应过来,忙跟秦寂言身后,朝山下走去。只是他们走到一半,突然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封家的势力在大秦,根基在京城,封似锦肯出手,长生门想要灭封顾二家,那绝对是痴心妄想。

明显,老管家手上还有可用之人。

可要让顾贵妃就此放过顾千城,她又不甘心,顾贵妃眼中寒光一闪,下一秒,咚的一声栽倒在地……

五皇子生生忍住,牙关咬得咯咯作响,整个人都处在一种癫狂的状态。

秦寂言在程家只呆了半个时辰,却把程家搅得天翻地覆,先不说程将军和程家三位公子听说这个消息,如何的愤怒和不敢相信,单说顾千城听到这个消息,直接就傻眼了。

你不是说吴六郎可能是北齐六皇子吗?我们现在不能肯定他是不是,但可以肯定他十有八九是北齐探子。

“热死了!”火山四年前爆发过,虽说此刻火浆已经冷却了下来,可火山四周的温度却比四年前高了许多,哪怕景炎内力不低,也扛不住这闷热。

得知顾千城用苏合香丸来辟除恶气的,秦寂言很是不爽地看向顾千城:“为什么上次不说?”

连门都出不了,她怎么买东西?

“需要出去吗?”顾千城问向秦寂言。

现场更乱了,更没有人听从指挥了。

“什么……是封大人,封大人。”官差看到有人“飞”过来,吓了一大跳,举刀就冲了过来,待看到封似锦的容貌后,立刻后退一步。

他们害怕呀,害怕下一秒他们就会遭殃,就会死在这里。

“朕是帝王,只要你想要的,朕就让人去给你找。”秦寂言一脸严肃的说道,那语气、那神态,就好像在朝堂上与臣子商量如何重赏功臣。

那语气,那神态,怎么看怎么像诱拐小红帽的大灰狼,顾千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可是,她现在无路可走,能不听话吗?高门大宅里的下人都是人精,即使是老太爷亲自下令,让人去接顾千城进府,这些人也不敢在当家主母的眼皮底下,给顾千城示好。

顾老太爷的反应,完全在顾千城的意料中,顾千城并不失落,一脸淡然地站在原地。顾老太爷满意地点了点头:“千城,你回去好好休息,等身体养好了,再来给祖父请安。”

她知道自己的担心有点多余,她只是怕顺风局呆久了,秦寂言会轻视对手。要知道任何对手,只要他敢跳出来与你为敌,哪怕实力不济,也能咬疼你。

他们长生门虽然家大业大,高手如云,可势力都在海外。到了大秦、北齐和西胡,还是要靠当地的人,才能更好的行动。

“已经有人入阵了?”季诺平静的脸,终于出现裂痕,可长生门的人接下来的一句话,更叫他震惊……只要顾老太爷同意,秦寂言就接顾千城进府!

这个提议很让人心动,顾千城没有急着问武毅要怎么做,她只问道:“你要什么?”

这话说直接一点火就是:江南的驻军太弱了,要回炉重造,重新训练!

秦寂言不由得笑了出来,为了让顾千城安心,秦寂言没有再隐瞒。

真得好忧伤。

听到秦殿下的问话,三个侍卫一脸苦相,低头道:“回,回殿下的话,没有找到人。”

不过封似锦这么兴奋,而是这一次他们着实是赢得漂亮。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日夜防贼的道理,季诺这人必须除了!

五皇子知道老皇帝已经动容了,又一番情真意切的认错,几乎是把所有的错,都往自己身上揽,一个劲儿的自责,说要不是他把人找进城,荣王就不会死,就不会有后面的事……

封似锦和焦向笛毕竟是当朝首辅和次辅的儿子。老皇帝对这两人也是有关注的,放眼寻了一圈,见到封似锦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心里颇为满意。

结合老皇帝之前透露出来的消息,顾千城大胆推断:“皇上,案情到这里,已是水落石出,如果秦王真是杀死灵鸟的真凶,他根本不用亲自跑一套,只需要呆在宴席上,等灵珍阁起火就可以。杀死灵鸟的真凶,必是其他人。”

身上的腐肉祛掉,很快就露出血淋淋的双腿,顾千城眼中闪过一抹不忍,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快速的给承欢撒药,准备包扎起来,可就在此时唐万斤突然把手伸给顾千城。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231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