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搤臂啮指
作者: 江湖小俏娘章节字数:42316万

一个请字,虽然说的客气,但是却隐隐的带着几分威胁。

若她是他们真正的女儿,也断然不会是这样的神情的。

夜无绝看着她轻笑点头的样子,轻轻的在她脸上吻了一下,然后才起了身。

长公主并不是真傻,而且还聪明的很,当时那样的情形,她明知道皇上已经下了命令,是绝对不能改变的,所以,就算再怎么吵闹都没有用的。

不过,却不见了凤阑国的二皇子的身影,很显然,他应该已经回去了。

不过,此刻孟冰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因为此刻的她,只是一心的对付着冷婉儿跟蓝宁辰。

“冰姐姐,那你们什么时候成亲呀?按理说,你跟李公子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呀,怎么一直都没有听到你们要成亲的事情呀?”冷婉儿的眸子转了转,再次故意问道,她这心思也是很明显,显然还是有些怀疑呢。

所以,她仍就静静的等着。

“大哥,我们去喝酒。我想喝酒。”李逸风听到李赢的话,似乎松了一口气,然后突然说再次说道。

房间里,两兄弟正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

“大哥,我、、、”李逸风望向李赢,眸子中多了几分恳求,如同一个无助的小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

“她是谁呀?”秦敏儿双眸微睁,神情间更多了几分疑惑,他说的是谁的,隐隐的听这意思,他说的成全,应该是指成全他心中所爱的女子吧。

“逸风,你说的要成全她,不会是指梦小姐吧?”秦敏儿聪明,而且也一直都知道李逸风对梦千寻的感情,所以,此刻,她猜想着,李逸的会不会是梦小姐?

有一种爱,叫做成全,但是,却极少有人可以做到。

所以,他觉的逸风做的很对,现在的放手,是成全了她,却也是解脱了他自己。

骗人,他可是极少做这样的事情,更何况还是骗自己的父亲,但是现在为了逸风,他却不得不这么做了。

所以,此刻孟千寻倒是对这个男人的身份多了几分好奇。

只怕,此刻没有人能够明白北尊大帝在想什么。

“拿过来,否则,我现在就杀了她。”花断尘此刻唯一的筹码就是被他揽在怀里的孟千寻,而且他也的确够卑鄙的,时不时的就利用孟千寻来做威胁。

“给他看。”这个时候,北尊大帝倒是极为的配合,慢慢的开口说道,虽然那声音中有着太多的冰冷与愤怒,但是毕竟还是同意了的。

可见,他此刻心中有多的紧张,多么的担心。

但是,经过了刚刚的事情,花断尘先前的那种不顾一切的凛然,此刻显然已经淡了,或者说已经没有了,因为,他太贪心了,想要的事情多了。

故意的欲言又止,那意思,却是十分的明显的。

既会让她很快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又能够让她很轻松的接受。

她知道,将来,不管是谁嫁给了逸风,肯定也会跟她一样的幸福的。

他的心中明明的深爱着她,放手,只是为了成全她,但是,现在却要他去娶别的女人,而且还只有十天的时间,他如何做的到?

这一场中,可都是高手,虽然刻意的做了安排,但是却也不可能太过明显,所以,跟夜无绝一组的那个人选武功也是十分的厉害的,所以,白容才会暗暗担心。

只是,那疑惑的话问出口时,她便隐隐的有了一种感觉,隐隐的猜到那个人是谁。

而且,他跟她本来就成过亲的,她可是他明正言顺的王妃。

那时候,他不在她的身边,所有的事情,都由她一个人抗着,她肯定受了很多的苦。

他甚至没有问她是什么样的计划,甚至没有问,这个狠毒的女人会对孟千寻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但是,这一次,他却是主动的答应她的,没有半点的犹豫,所以,那种不舍,也绝对不会有。

“哼。”段红微微冷哼,“别人没有办法,难道你还能没有办法吗?而且,她的身份,可只有我们两个人最清楚了。”

“没有让庄主知道吧?”李老夫人的眸子微闪,再次问道。

不过,听老爷子这语气不善呀,李逸风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只能乖乖的进了大厅。

他觉的,此刻自己受着这火,真是太委屈了。

难道说,他已经知道了,知道了,他喜欢公主的事情?

明天就带他进宫提亲?

她对他,绝对不会那么的无情的。

侍卫仍就是一脸的冰冷,没有任何的情绪,那声音中也是完全的拒绝的意思。

只是,他却又突然的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当时,便把孟千寻给雷了内嫩外焦,就因为提起了这件事情,便是还在意着他?

但是,看那众人纷纷惊滞,将朝中之事交给一位女子,这可是自古到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李逸风的话也提醒着孟千寻,此刻她答应了北尊大帝,接下来,会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而且还会有很多的麻烦。

只怕她走到大殿就会被那些大臣们赶了出来。

毕竟,她只是一个女子,在这古代女人可都没有什么地位的,更何况,她才刚刚回到北尊王朝,这个公主也只不过才几天的时间,有很多人,心中只怕都还未必承认她这公主的身份呢?

其实,她心中很清楚,当她答应北尊大帝的那一刻,便注定了有着太多的事情需要她去面对。

所以,这一刻,孟千寻没有再说什么,她做事,向来都是十分的果断的,不会犹豫不决,既然她答应了父皇,那么接下来,就一定会尽力的做好。

尽力的不让父皇担心,不会父皇着急,否则父皇的病不但不能养好,只怕会加重。

他早上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的生病了呢,而且,刚刚她也为他检查过了,的确是如同雪太医跟李逸风所说的,真的是旧疾。

他就不信,这件事情,这个小丫头也能够处理。

大将军的身子微微的一僵,脸色微变,眸子中快速的隐过几分惊愕,他都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一针见血的指出了事情的根本。

“是呀,公主,这个法子真的没有多少效果。”刑部尚书也忍不住说道,都知道,那些粮食送去了明城,那就跟肉包子打狗差不多。

刘公公一下子便反应了过来,快速的拿着送到了尚书大人的面前江湖大反派最新章节。

在那种情况下,都昧着良心贪污的官员,留着他们何用。

站在一边的白容看到公主脸色突变,便也明白了,这花不是三皇子送的,而且看公主的神情,似乎已经知道了是谁送到了。

她竟然要搬进来,是不是表示,她对那个男人又再次的动了心了?

而很显然,夜无绝是早就知道了她跟那个男人之间的事情,所以,此刻,她也不想再隐瞒了,全部说清楚了,或者更好,因为,她真的不想让那个男人再影响到她以后的生活。

“夜无绝,这件事情,听起来可能会有些荒谬,你会相信我吗?”不跳字。孟千寻想到她穿越的事情,微微有些担心,不知道夜无绝会不会相信这件事情,毕竟这件事情的确是太过荒谬了。

夜无绝的眉头微蹙,对于她这样的话,很显然还是有些不能理解的,不是这个年代的人?那是什么意思?

“我不需要骗你,我也没有那个时间骗你。”孟千寻的脸色微沉,再次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突然发现,竟然有些跟他说不通,何时他竟然变的这么的无法沟通呢?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这是我的事,好像跟你无关吧?”孟千寻真是不明白,他今天到底是想要做什么,说这么多,到底是什么意思?

所以,孟千寻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拿起了桌上的奏折,微微的垂眸,认真的看了起来,完全的把他当成了空气,若是他还有那么一点的自知之明,这个时候,也应该会主动的离开了吧。

冒然不像他的龙袍,但是却也华丽而气派,穿上这衣服,似乎让她更多了几分威严,更分让人不自觉间臣服的魄力。

“公主,早朝的时间就快要到了。”虽然此刻一脑子的疑惑,刘公公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事情,再次小声的提醒着孟千寻,而且,神情间也更多了几分小心,他突然觉的服侍公主比服侍皇上更难。

“娘亲,你要出去见爹爹吗?”小宝儿也跑了过来,看到孟千寻要出去,更是一脸的兴奋,爹爹与娘亲终于可以见面了。

她可是夜无绝的王妃呀,而且,他也知道了,她怀的其实是夜无绝的孩子,那么,为何还要发出那样的昭书,为她选驸马呢?

“当然了,这可是北尊王朝的公主招选驸马,而且那条件又那么的宽松,当然会有很多的人来。”李逸风微微的扫了孟冰一眼,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异样,双眸再次的望向孟千寻,“若知道是你,我定然也会报名。”

李逸风若是搀和进来,只会受伤。

“漂亮叔叔,你会抢的我娘亲吗?”小宝儿可是向来都是十分的固执的,一直没有听到李逸风的回答,便再次的追问道古往今来涉艳记。

为何,偏偏在她提起招亲的事情时,他就病倒了呢。

孟千寻怔了怔,心中有着些许的愧疚,父皇处处为她着想,但是她却反而在怀疑父皇,她是不是太自私了。

“对,对,皇上只要静心养病,不要着急,不要生气,也不要过多的操劳,这病倒也并不可怕。”跟在一边的雪太医连声说道,“所以,以后,皇上一定要放宽心。”

脸色便一下子变的凝重,唇角紧抿,一句话都没有说。

而孟冰听到雪太医的话,身子却是再次的僵滞,脸色也是瞬间的变了,听雪太医这意思,那岂不是皇兄随时都会有危险?

孟千寻的身子也暗暗的绷紧,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向父皇,脸上也多了几分伤痛。

“我立刻让人去找李逸风,他的父亲一直都住在北尊王朝,所以,李逸风也应该会在北尊王朝。”孟冰对李逸风的情况倒是十分的了解,连他家里的情况都知道,看见她跟李逸风的关系的确是一直不错的。

“皇上可千万要注意,万万不可着急,生气呀。”雪太医可见是十分的忠心的,仍就提醒着皇上。

一时间,整个大殿上,除了北尊大帝外,都跪在了孟千寻的面前,孟千寻虽然是公主,但是接受全朝重臣的朝拜,还是有些不太合适,而且此刻还是在这大殿上,皇上还坐在龙椅上。

而且,初也说过,关于下昭书的事情,她事先也是不知情的,所以,她一回皇宫,便极有可能会去找北尊大帝问个明白。

“你,你已经知道了。”孟冰听到她的话,微愣了一下,不过随即想到这小丫头本来就聪明,知道了也不奇怪。

总不能真的让千寻嫁给别的人男人,让宝儿喊别的男人为爹爹吧?

难怪那天白容看到她时,脸色都变了,见她问时,更是躲躲闪闪的。

而她一次又一次的去问父亲,父亲丝毫都不松口。

事实都摆在那儿呢,试问天下,有谁有那样的胆量敢代替北尊大帝发这样的昭书。

“但是,外公要给我找爹爹呢,那我的爹爹怎么办,若是爹爹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很伤心的。”小宝儿的小嘴一瞥,却是一脸的不以为难,虽然她虽然外公,而且很喜欢,很喜欢,但是这件事情,外公是真的做的很过公呀。

那侍卫的脸色微僵,小心的望了宝儿一眼,但是却是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能说。

“我这是考验他们。”北尊大帝此刻的脸上却是多了几分认真,因为他这些年所承受的一切,他对这件事情特别的坚持。

他正暗自猜测间,却没有想到,竟然遇到这么一个小宝贝。

“怎么样?你要不要去跟我见我的娘亲?”小宝儿看到夜无绝的神情越来越复杂,却仍就继续说道。

那她的父亲还不气死了。

所以,这一刻,他明知道自己此刻的举动在着太多的不合适,但是却仍就毫无顾及的去做,或者就仅仅是为了让这小丫头高兴。

“你就不要问了,跟着我走就是了,我保证到时候你不会后悔的。”小宝儿却是一脸的神秘的轻笑,就是不告诉他。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真是同情那个娶了她的男人呀。

原本对于他们的谈话,他一点都没有兴趣,但是若是扯到了北尊王朝的事情,他自然不会不管了。

那一刻,夜无绝只感觉到自己的心猛然的悬起,神情间也多了几分紧张,唇微动,只是吐出了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字,“说。”

但是,越是想到这一点,心中便越是懊恼,如此一来,便说明,会有很多,很多的人赶去北尊王朝,到时候,参加招亲的人肯定会很多,很多。

孟千寻的眉头微微的蹙起,她觉的并不是她多心,父亲肯定是有事瞒着她,只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她真的猜不到。

所以,他平时的那种厉害的手段是绝对不可能会用在千寻跟宝儿的身上的,到时候,若是千寻跟宝儿真的生起气来,来找他算帐,那后果只怕有些严重了。

第156章她知道了实情章节名:第85章被抓,包扎伤口

因为此刻,他是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的,所以,她明显的感觉到那热血,不断的留在她的身上。

梦千寻快速的在自己的衣摆下撕下了一截,然后用快的让人错愕的速度,快速的为夜无绝做了包扎,黑暗中,她根本什么都看不到,所以现在,能做的就是止住血。

冷霜听到主子受了伤,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脸色突变,没有丝毫的停顿的,快速的折回了大殿,竟然连一句话都没有来的及跟梦千寻说。

当时,在大殿中那么黑,相信那些人,也没有看到她的样子。

众人进了大殿,撑灯的太监,硬着头皮走了进去,整个大殿便顿时被映亮了、

躺在地上的惠妃因为猛然的疼痛醒了过来,只是双眸一睁开,便对上皇上那可怕的眸子,原本还有些迷糊的,顿时的惊醒了过来。

惠妃越哭越伤心,声音中带着太多的自责,更多了几分可怜。

那个女人,还真够狡猾的,人虽然死了,但是却算计好了一切,可恶,真是可恶。

她心中很清楚皇上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她也知道,这在皇上的心中,一直都是一个遗憾,甚至还可能一直都是一个心病。

“五皇子。”孟千寻双眸微转,望向皇浦拓,唇角微动,低声喊道,她想,那个男人没有认出她的样子,总能够听的出她的声音吧,毕竟,她的声音还是原来的声音,没有变。

一个人,怎么就会突然的变了样子呢?而且,变化竟然还这么大。

孟千寻听到她那声音,心中暗暗冷笑,这个女人,到了这个时候还想装。

她心中虽然担心,甚至害怕,但是脸上却并没有表露出丝毫,反而仍就再次的挤出一丝轻笑,唇角微动,刚想要再说什么。

“暂时还不知道他的身份,我让人去查过,没有查出来,或者只是一个没啥名气的小人物。”梦啸天如此说道,不知道是说给惠妃听的,还是安慰自己的。

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总之,她是绝对的不会让这个死丫头见到皇上的。

孟千寻听到他说起二夫人的事情时,猛然的惊住,这,这怎么可能,她早上离开将军府的时候,二夫人还是好好的呀,怎么可能会突然的晕倒,而且还不省人事,可能没救了呢?

但是,此刻那个侍卫是直接的来向皇浦拓禀报的,便说明,这个侍卫是皇浦拓的侍卫。

可以想像的出这个女人平时有多么的彪悍了,而且,这个女人的家里肯定还是有点势力的。

凤阑国的皇宫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而且夜无绝此刻的脸色真的很可怕。

二皇子的眸子微微的眯起,唇角慢慢的扯出一丝高深莫测的轻笑,唇微动,半真半假的说道,“怎么?对女人向来不感兴趣的三弟这次也有想法了、。”

初也的速度倒也快的很,没过多久,便赶到了书房,只是,走进书房,看到夜无绝的神色时,身子微微的一僵,脸上似乎隐隐的多了几分担心。

夜无绝的脸色瞬间的阴沉了下来,一双手,更是猛然的收紧,狠狠的击向面前的桌子,顿时,那桌子便变成了碎片。

宝儿似乎看的出北尊大帝妥协了,一张小脸更是笑开了花,更加兴奋的喊着,“外公美人。”

从此以后,北尊大帝就多了一个外公美人的称呼。

宝儿刚学会走路,脚毕竟还不是很有力,所以,站一会累了,便趴在地上,望着北尊大帝,一脸的笑,那神情真的是标准的色女的样子。

北尊大帝眉角微动,唇角漫开几分轻笑,望向宝儿,半真半假的笑道,“到时候外公就老了,就跟然翁一样了,宝儿到时候还愿意陪着外公吗?”不跳字。

那样子,一本正经的,要多好笑有多好笑。

孟千寻的眉头却是微微的蹙起,不明白独尘道但是主子的命令,他是怎么都不敢违抗,更不敢有半点的差错,所以,就算明知道瞒着公主,将来公主知道了,肯定会大怒,但是,他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呀。

“我上次吩咐过过你,不能让他知道我已经出来的事情,这件事情,已经没办法吧?不少字”既然白容说此刻凤阑国发生了一些事情,那么夜无绝就更走不开了,她就更不能让夜无绝分心了。

说话间,已经抱起了宝儿,直接的上了他的马车。

“没事了,我只是随便问问。”孟千寻暗暗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带着宝儿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

“灵儿,我这么做,可是想的很清楚的。”北尊大帝怔了怔,沉声说道,他这么做,可不是一时的冲动。

“所以,我才让人不要告诉她呀,而且,你不是也帮我瞒着她了吗?”不跳字。北尊大帝听到李灵儿的话,似乎微怔了一下,神情间似乎快速的隐过了一丝紧张,然后慢慢的说道。

“我也不会再让自己出任何的意外,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李灵儿依在他的怀里,同样的是一脸的幸福的感动,那声音中,似乎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

是因为欣喜,因为感动的轻颤。

其实,当时,她不已经自己去找办法医治,但是,那时候,她受的伤太重,太医也没有办法,她知道,只有师傅可以救她。

那时候,连她自己都感觉到奇怪,与他可是毫不相识的,但是,她却一点都不排斥,而且还觉的那样的一切,都是十分的自然的。

“到了北尊王朝,再到凤阑国也就更快了,宝儿不着急呀,相信用不了多久,宝儿就可以跟爹爹见面了。”孟千寻轻轻的将宝儿抱起怀里,缓缓的说道。

等到看明白那意思时,整个身子猛然的僵滞,唇角也跟着狠狠的抽了几下,脸上更是一脸的错愕,一脸不可思议的惊憾。

皇上怎么会发出这样的昭书,而且还要公告天下。

李灵儿的眸子望向他,带着些许的异样,其实,他不说,她也知道。

“姑,姑奶奶?”孟冰的唇角狠狠的抽了几下,双眸圆睁,话语也变的结巴,这称呼说真的是太让她惊讶了,还真是让她一时间无法消化。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231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