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马迟枚疾
作者: 江湖小俏娘章节字数:42316万

月娘看着谢芳华,忽然道,“我看四皇子也是不错!”

    她走时带了两大盒面膜。不过太阳可是不关照美女的。面膜这东西,有时候也不太靠谱的。不造她微薄、微信有爆照没有。我估计她是不敢爆的,爆出来难保不是一块黑炭,影响我们的眼睛……

入了城后,整个城内,更是熙熙攘攘,因圣旨之事,讨论得燃火朝天。

藏锋将剑拿开一些,阴冷地道,“你少耍心机,本座放开你,你岂不是跑了?”

“宫里刚刚派人来传话,请小王爷和小王妃今日进宫。”喜顺小声说。

三人落筷之后,秦铮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谢芳华出外收拾洗的衣服,听言收拾碗碟。

听言叹息一声,拿着空碗下去了,以前里屋外屋书房院落洗衣倒茶的活都归他,如今他清闲下来,怎么都感觉不自在。

李沐清道,“我刚刚得到消息,昨日夜,荥阳城主死了,郑氏宗堂有两位叔公也死了,一个是气火攻心,一个是暴毙。”

京中因为她的婚事儿闹得沸沸扬扬。

秦浩见卢雪莹当着这些人的面说得这么直白,枉他闺房之事再狂暴,也不觉得红了脸,“你我刚新婚,夫人说这些过早。有你就够了,我哪里还需要别人”

秦浩低头稳住了她惊慌的嘴。

孙太医回过神,连连拱手,“谢世子说得是,芳华小姐身份娇贵,又是女子,有些忌讳实属正常,你放心,隔着帕子我也能看诊。”

“老臣也希望尽快找到!”忠勇侯颔首。

谢芳华看了一眼,点点头。

说话间,马车来到了谢氏米粮门口,侍书勒住缰绳,停下马车,看到谢芳华,讶异地喊了一声,“小姐”

英亲王多看了谢芳华两眼,笑笑,“皇上别觉得华丫头大病多年,她身子骨虚弱,也当她性子弱。那就错了您想想当年她娘,再想想当年她姑姑谢凤谢氏的女人和女儿可都是口齿爽利不吃亏的。”

她看着他,心底有些沉。

“我如何相信你?毕竟只有你们在这里,四下没有别人。”孙卓又道。

...谢芳华站在落梅居门口看着英亲王妃带着人走得没影,才收回视线。

她两世荣华富贵,侯门嫡女,生在钟鸣鼎食之家,簪缨富贵之门,可是却独独缺双亲。

听言纳闷地跟着她看向天空,黑漆漆一片,他立即收回视线,见她还在看,不解地问,“黑漆漆的,连个星星都没有,你在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谢芳华自然不做声。

燕亭顿时摆手,“我可不会烧火!”话落,他回头问,“你们会吗?”

燕亭认同地点点头。

听言闻声立即出来挑开门帘。

谢芳华心思一动,看着他。

半个小时后,二人净了手,端着七八个菜从厨房出来。

英亲王妃自然是相信谢芳华的医术的,恼怒地看了刘侧妃一眼,“当初永康侯夫人都一脚迈进鬼门关,差点儿没命了,孙太医都救不了,是华丫头出手给她救回来,保住了母子平安的。你若是不相信她的医术?还能找谁来?”

程铭、郑译、王芜三人守在他旁边,人人面色惨白焦急,似乎对此束手无策。

“不用去喊了,有人能救他。等你喊来大夫,他早毒发身亡了。”秦铮话落,拉着谢芳华抬步走进了房门。

“早就睡下了!”那小童道。

“我……我拦下你!”秦倾立即道。

“怎么样?”谢云澜上前询问,“可有什么不对劲?”

“娘!”金燕眼圈红了,“这件事情因我而起,若不是我要来丽云庵,丽云庵也不见得会遭此大难,这一定是有人背后……”

“英亲王府的小王妃?”那人打量谢芳华。

“青云岚山的画啊,我找了许久,不想收在了铮二公子这里。”楚画看着墙上挂的那幅画,走上前去摸,似乎又怕碰坏了,眼睛舍不得离开。

谢芳华没等多久,英亲王妃由春兰陪着来到了落梅居。谢芳华迎了出去,她笑着打量她,微微点头,“你是我见的第一个穿粗衣布裙和绫罗绸缎看起来神色没什么分别的人。”

“我们回京时,他们答应过我们,会平安地带着孩子回来。王妃放心吧。”李沐清道。

这时,英亲王妃站起身,走上前,又气又笑地道,“别说打五十大板,就是打一百大板,该瞒的也瞒了。这么大的事儿,若不是秦铮那混小子和芳华那混丫头嘱咐过,估计他们也不会瞒着。”

英亲王妃看着秦钰,“皇上,你是说李沐清和郑孝扬知道?”

是因为韩述消无声息地死了吗?

秦钰沉默片刻,点点头。

谢云澜却不再说,对她道,“上车吧!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回府。”

谢芳华虽然睡着,但是凭借她在无名山多年的练就的本事,自然是没睡得极熟。她能调整呼吸,任谁也看不出她其实心里是略微清醒的。

“云澜哥哥,我的意思是,我不是要跟你抢房间,我是住你隔壁好不好?”谢芳华感觉他身子僵硬,轻声道,“有事情我可以及时找你啊。”

飞雁摇摇头,“当初是老门主亲自经受的,此事在门内十分隐秘。我只负责查探。没查出什么后,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是。”月落看向那十八人,只见人人面上罩着面纱,他点了点头,“皇上放心,属下定不遗余力,护他们周全,若是有人出手,定合力击杀,不予放过。”

“你自己问她。”秦钰合上奏折,站起身。

“他如今住在英亲王府,万一那个人不是他,岂不是打草惊蛇”秦钰看着他。

守门人吓了一跳,看了一眼天色,虽然不是极晚,但夜色也已经深了,他不敢怠慢,连忙对一人吩咐了一句,那人立即向府内跑去禀告,他连忙打开了门。

郑轶一噎。

李沐清这时走上前来,上上下下扫了秦铮一眼,对他询问,“刚从皇宫出来”

谢芳华伸手拉住她,“娘,您别告诉他,他此次出京,暗中带走了关在暗牢里的郑孝扬,要铲除荥阳郑氏和北齐的暗桩,要做的事情必须隐秘保密,且必须果断快速出手,不得出丝毫差错。虽然有郑孝扬相助,但荥阳郑氏毕竟几代根基了。而且,他不懂医术,回来也只能恼怒心急。”

英亲王妃将人扫了一圈,怒道,“刚刚都谁在外面,可看到翠荷是怎么死的”

谢芳华继续道,“月娘除了听命于我,还听命于言宸。”

补空缺之人,自然是年轻有才华的英俊之才,自此次文武考上过了左相和李沐清的考核,秦钰依照早先之言,立即直接提拔任职。

秦钰脸色顿时绷紧,“又出了什么事情”

谢芳华顿时被气笑了,“这种事情也治罪那你这个皇上可就是昏君了。”话落,她道,“我现在就启程,子夜之时,一定能与李沐清汇合了。”

这样想着,她忽然觉得,以后秦铮走到哪里,她就跟在哪里也好。

她刚走几步,谢芳华又喊住她,低声嘱咐,“衣物什么的不必多收拾,我前些日子私制出来的养心血的药丸全部都带上。”

街道上还残留着昨日大雨过后的清新之气,马踏到地面上,也无丝毫的烟尘卷起。

谢芳华笑着道,“闲来无事,出来转转。”话落,她反问,“你这是要去哪里?”

谢芳华微笑道,“今日是谢氏米粮老夫人出殡的日子,我早上去吊唁,只能这么素净。”

“嗯,漂亮!”谢芳华点头。

这是喝水不忘挖井人吗?感谢金燕邀请他们来这里?

谢芳华没有看中的,便作罢。

掌柜的笑呵呵地将东西包好,将账单子递给秦铮。

三人带着东西,出了玉宝楼。

    风梨想着既然公子出声,那么自然是允许这芳华小姐进去的,他想着多年下来,芳华小姐在公子面前真是一个特例了。连他也不懂为何公子独独对芳华小姐特例。要知道谢氏米粮除了一堆公子外,也是有一堆小姐的。可是从来不曾见到公子和她的其他妹妹亲近。他只能点点头,“回芳华小姐,是我家公子,他在屋内,在喊你。”

    “我没事儿,你去外面等我。”谢云澜压制地道。

    风梨摇摇头,“芳华小姐,您还是别问了。”

    “云澜哥哥,你……你这是怎么了?你……会不会有事儿?”谢芳华站着不动,红着眼睛轻声问。

云澜。对上他紫红的眸子和嘴角鲜红的血,头一瞬间疼了起来,如汹涌的海水,瞬间将她的大脑淹没。她受不住地伸手捂住头。

不多时,拜师礼简简单单便完成了。五人告辞出了落梅居。

谢芳华抬起头,对他笑了一下。

“侍画查了。”谢芳华将明夫人传来的消息与英亲王妃说了一遍。

秦钰抿唇看着他,“朕准大伯母之请来你府上,便是不想你如此,既然大伯母说你为了南秦江山,朕也不是昏君,你何必如此?”

她给了他一个出色的儿子,让他骄傲,承接他右相府的门第,死亦有接班人。

这样算来,的确是两不相负。

二人一路没什么话,来到御花园碧湖上的雨花台内,金燕才停住脚步,对谢芳华道,“这里清静,四周都是水,视野敞亮,没什么闲杂人来打扰,也不会有人明目张胆来偷听,就算偷听距离得远也听不到,正是我们说话的好地方。”

谢芳华依旧没言语。

谢芳华点点头,站起身。

谁也没想到太子是等在这里

谢芳华眉心一动,想起谢云继的信,点点头。

刚到荣福堂门口,听言匆匆跑来,气喘吁吁,惊慌失措,见到谢芳华,几乎要哭出来,“芳华小姐,太子和咱们世子不,侯爷一起回府了。说他亲自来接您进宫,侯爷让我提前来传话,您快想想办法吧”

“我刚刚也要说这个。”谢芳华好笑地道,“我带着侍画、侍墨等八人去,另外言宸可以再给我调派些人手,我的安全自然是无虞的,况且,我也有自保能力,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你们放心吧。”顿了顿,她又对谢云澜道,“云澜哥哥,你们不跟随我去,也有在外面的好,若是秦钰和皇帝真过分,总也要有人围宫吧”

忠勇侯见谢芳华走了,对谢墨含、谢云澜、谢林溪等人摆摆手,“你们也都去帮她收拾收拾。太子好不容易来一趟,陪我下一局棋。”

“这是什么”谢云澜只见是一个织锦缝制的袋子,袋子的口紧紧地缝着,疑惑地问。

...谢芳华即便累得筋疲力竭,清晨时分,还是准时地醒了。

秦铮摇头,“还没到午时,时间还早,娘说等着我们一起吃午饭。你若是醒了,我们现在就起,去正院也不是太晚。”

秦铮神色变化了一阵,艰难地撇开脸,点点头,“有”

从内室到屏风后,短短一段路,谢芳华身上已经染了一层粉红色。

谢芳华身子刚碰到水,整个人便滑了下去,一个不小心,呛了一口水,顿时咳嗽起来。

秦铮点点头,披好衣服,打开房门,果然见侍画侍墨等人站在门口,见他出来,都齐齐见礼,他扫了几人一眼,重复了一遍谢芳华的话。

谢芳华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起身出了木桶,擦干了水渍,换上了秦铮拿进来的那件衣服。

谢芳华见秦铮要罢手,对他低声说,“画眉呢?”

谢芳华后背靠在墙上,整个人的重量依附着围墙,闭上眼睛,任风吹来,任梅花瓣飘来,任思绪在她脑中在她心里翻滚。

秦铮抿唇,伸手摸摸她的头,“那你都会时不时地跳出来什么画面?”

“嗯。”谢芳华点头。

“我记得哥哥身边跟着秦钰派给他的初迟。”谢芳华问。

“嗯?”谢芳华看着他,“为何?”

秦铮张了张嘴,喉咙似乎被什么哽住,说不出话来。

在她觉得最不可能的时候,在她最没有准备的时候。而且,这一个月里,她还喝了那么那么多的苦药汤子。

真的怀孕了!

谢芳华又向他怀里偎了偎。

上首的主席设了一排椅子,英亲王和英亲王妃端坐在主位,来观礼的忠勇侯崔允谢墨含三人并排在二人旁边设了偏坐。

一时间,满堂宾客,分外寂静,几乎落针可闻。

秦铮话落,并没有就此打住,而是淡淡一笑,“我南秦上下,满朝文武,能才大才多得是。漠北三十万军马,一直由武卫将军驻守,这么多年十分之忠心为国,军纪严明。即便漠北当前失了主帅,一时半会儿也乱不了,太子不必忧急,稍后再派人去就是了。”

四周众人屏息凝神,这一刻,大气也无人敢出。

秦铮忽然清声道,“今日的大婚规矩礼数没遵循之事十有**,也不差这一桩入洞房后再掀红盖头了我的妻子是谢芳华,不如就趁现在让所有人都看个清清楚楚往后都别错认了我秦铮的小王妃”

有人不干,“我们等一会儿,他不来敬酒,我们通通去新房拖他出来。”

你一言我一语,纷纷说将,然后哄堂大笑。

满堂宾客说笑喧闹中,秦钰沉着脸,一言未发。

除了秦铮,还有喜顺春兰带着人紧紧地尾随簇拥着走向落梅居。

秦怜凑过来,仔细地打量谢芳华,她的妆容不是那种新嫁娘惯常涂抹的厚厚的白粉,而是淡扫蛾眉,粉黛轻施,配上fèng冠霞帔,红如火的嫁衣,使得她看起来明丽如画,美艳不可方物。满屋喜庆红色,也不及她这个人散发出的滟滟华彩。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231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