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撼树蚍蜉
作者: 江湖小俏娘章节字数:42316万

原本以为,那小娃儿喊爹爹,娘亲,喊的是孟千寻与夜无绝,但是,没有想到,这小娃儿竟然是孟冰的女儿。

北尊大帝隐在衣袖下的手,微微的轻颤了一下,然后再次慢慢的望向孟千寻,这一次,他没有开口,而只是那么静静的望着她。

“我知道,放心吧,我会照顾好我自己跟宝儿的。”孟千寻心中微动,知道他是真正的心疼她的,生怕她累着,生怕她太辛苦。

现在,最重要是要找到宝儿网游之万全之策最新章节。

月无双的眉头微蹙,自然很快便明白了夜无绝的心思。

月无双唇角的笑再次的漫开,脸上也仍就是满满的轻笑,只是,隐隐的似乎多了那么一丝的绝裂。

他那轻缓的声音中威胁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如此一来,便也足以说明,他对于这件事情,丝毫都不在意。

“你?你、、、”李老爷子气急,不过,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又有些担心,所以,这一次指责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秦敏儿微愣了一下,虽然心中感觉的有些可惜,却也很清楚李赢对李逸风的感情,所以,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众人纷纷惊住,都以为,他会不会恼羞成怒,想要杀那个男人呀,看那样子,极有可能会是那样的,而且,现在那个风情万种的男人正背对着他,根本就看不到他,肯定也看不到他的偷袭。

那声音越说越着急,似乎还带了那么几分委屈。

花断尘似乎再次的愣了一下,唇角微动,再次急急地说道,“没,没有。”

妩媚的男人知道毒已经慢慢的散去,花断尘可能很快就会醒过来了。

这花公子的确是喜欢男人的,要不然他是绝对不会对一个男人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皇上,一个人断然不会伪装十几年,突然的展露出一切了,更何况,以前的公主还只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也不懂的伪装呀。”花断尘此刻明明听的出皇上的意思,明明知道皇上是在维护着孟千寻的,但是,他就不想放弃。

她到底是不是他们的女儿管他什么事?

找出了尸体?

“皇上,这件事情,人证,物证、、、”花断尘心中微沉,心急之下,再次说道,因为,他觉的此刻北尊大帝的神情太过让人捉摸不透了。

这样的回答,真的够绝,这样的气魄,也只有他有。

但是,她却没有想到,他不但没有让人去查关于花断尘说的那个尸体,反而还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花断尘的眸子微眯,但是,看北尊大帝那一脸痛苦的样子,又似乎不像是装的。而且,他也知道北尊大帝的病是受不了刺激的,此刻,这样的事情,也的确极有可能会刺激到北尊大帝。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李灵儿的身子猛然的僵滞,她对于李逸风是完全的信任的,毕竟这一次若是没有李逸风,皇上的病都可能好不了。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他的唇还是微微的靠近她的耳边,狠声威胁道,“你若是敢乱动,就别怪我不客气,我会直接的扭断你的脖子,我想,你也不希望,你那美丽的脖子就这么断了吧。”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所以,如今被淘汰了后,都是一脸的沮丧。

花断尘更是一脸的阴沉,神情间似乎还带着几分狠绝,特别是在望向月无双时,眸子深处似乎快速的隐过了几分冷意。

压在她身上的身子微微的动了一下,停止了那猛烈的吻,微微的抬眸,略略的拉开了一点的距离,略带几分压抑般的说道,“你觉的,还有谁敢在这个时候进入你的房间,这么对你?”

可能是因为心中那快要咆哮的冲动,他此刻的吻略带粗鲁,但是却并没有弄痛她,既便是在最冲动的时候,他都会顾及着她的感受。

“你抱我。”段红微微一笑,突然放柔了声音说道,只是,她虽然很想把那声音尽量的放柔,但是,因为声道受了破坏,那公鸭嗓子怎么听都听不出轻柔来。

她不会是疯了吧?

所以,此刻当段红的手紧紧的搂向他的脖子的时候,他只感觉全身似乎被着什么恶心的东西一下子缠着了一般。

只想娶她,但是她心中爱的人偏偏又不是他。

他此刻的声音,故意的提高了些许,说话间,一双眸子也是一直的望向李逸风,观察着李逸风脸上的神情。

难道说,他已经知道了,知道了,他喜欢公主的事情?

他怎么能够就这么放李逸风离开呢?

李逸风刚欲离开的脚步猛然的止住,说好很快就要娶她?

现在若是让父亲去提亲,那不仅仅是让北尊大帝为难,更是给她添麻烦。

“臭小子,冰儿可是个好孩子,我跟你娘亲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的,对很喜欢她,这一次,你的眼光倒是不错,所以,你要尽快的把她娶进门。”李老爷子根本没有理会李逸风此刻的心情,再次接着说道。

是她这个做母亲的的失职了。

“滚,别让本公主看到你,恶心。”孟千寻很少骂人的,但是,此刻,却忍不住暴了粗口,这个男人真的是太无耻了,真的让她感觉到恶心了。

怎么突然的跑出了一个男人,然后这般深情款款的走向花公子呢?

而且,这个男人这也来的太突然了,而且竟然出现在的这皇宫中?

说真的,他的心中还是心疼的,不舍的,但是他却没有其它的办法,他总不能将北尊王朝交给一个外人来处理吧。

“有千寻在,那小子会不管吗?”北尊大帝却是笑的一脸的狡猾,今天若是换了是他,那他肯定也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吃苦的。

“当初,我下昭书,试探夜无绝是一个原因,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让夜无绝离开凤阑国,依当时的情形来看,夜无绝再继续的留在凤阑国,肯定会越来越被动,毕竟这一年多的时间,夜无绝为了千寻的事情,疏忽了太多的事情,让二皇子等人钻了不少的空子。”北尊大帝不亏是北尊大帝,虽然他不曾到凤阑国,但是对于凤阑国的形势却是十分的清楚的,而且,他做事,向来都是一针见血的。

所以,此刻那些大臣们就算心中还有着些许的不满,不能完全的信服,也不敢说什么了,更何况,大家也都注意到了,丞相大人一直都没有说话,没有发表态度。

大将军的脸色此刻更加的阴沉,此刻,她这话分明针对他而言的。

大将军看到孟千寻一脸的轻松时,突然明白了,这个女人这么做的真正的目的。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百姓饿死,才会引起哄抢与动乱。

“是百姓如饿狼,还是有些贪污的官员如饿狼?”孟千寻的双眸猛然的眯起,冷冷的望向大将军,冰冷中带着一种让人惊颤的穿透力,似乎什么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进了皇宫,直奔书房,将手中的纸条,全部的都递到了孟千寻的面前。

只是,她的扔字还没有说出口,书房窗口处,却突然的闪过了一下人影,挺拔的身影,十分的熟悉。

看来,他是应该好好的管管他们了。

但是,偏偏是那个男人,那个她曾经深爱过的男人。

他跟她之间的一切都结束了,所以,他此刻表现出来的那份惊喜实在是太过可笑,而且也太过讽刺。

他了解她吗?真正的了解过她吗?

孟千寻的唇角带着些许略带嘲讽的轻笑,以前的他向来冷冽,话极少,她一直觉的,他不得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从来不会多说一个字的。

那么多年的相处,他对她的确是了解的,每次,她对他说谎的时候,都有些恍惚,都有些躲闪。

“你确定真的跟我无关吗?”他的眸子却是突然的眯起,似乎隐约着有着几分略带危险的怒意,似质问,又似乎是在逼迫。

而此刻,他的脸上也明显的多了几分笑意,望向她的眸子也微微的弯起,轻笑中有着太多的柔情。

孟千寻再次彻底的无语,心中不断的重复着刚刚他的最后的那句话,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北尊大帝以前就曾经因为一个太监在他的面前乱说话而直接的将那个太得处死的,当然,那个太监正是犯了北尊大帝心中的禁忌,替一个犯了罪的大臣说好话。

只是,孟千寻的眸子却是突然的眯起,脸上不由的多了几分冷意,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刚刚说话的那两位大臣,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本公主刚刚说过,这次的比试,人人平等,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权利,明天,若是有不服从比试,或者是故意捣乱着,一律取消资格,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若是不满意,大可不必来参加。”

他现在的名字是花断尘。

“哼,不妥?”大将军的脸上更是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当众冷哼,“是本将军提出弹劾不妥?还是任由着他胡作非为不妥?那不成,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他犯罪不管?若是按丞相大人所言,皇上现在生病,不管朝中的事情,那还就没有人能够管他了,若是他杀了人,也没有能管他了。”

三个人便重新回到了房间,房间里,雪太医仍就在研究着皇上的病情,下人也将熬好的药端了过来,李灵儿正在一点一点的慢慢的喂北尊大帝喝。

只是,当他看到房间里的孟千寻时,却是不由的惊住,一双眸子微微的圆睁,有些错愕的望着孟千寻,“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件事情,我也早有听闻,现在的北尊王朝也的确聚集了各路形形色色的人,那些人,可是来自全天下的各个地方,有各国的王子,也有很多江湖名人,听说,连莲花教的教主也来到了北尊王朝。”李逸风了解了情况后,脸色却是微微的一沉,多了几分凝重,若这只是北尊大帝自己下的决定。

若是她跟夜无绝之间依旧如同先前那般的相爱,那么这件事情,只怕就麻烦了。

“怎么回事?皇兄到底是怎么回事?”孟冰也看到他的神情有些不对,向来性急的她,自然是忍不住了,而她的声音中更是无法掩饰的担心。

这,这怎么可能?

她是他的女儿,唯一的女儿,那么,将来,这北尊王朝就是她的,而且,他也知道,她虽是女儿身,但是却有着一般男子都没有的冷静,沉稳,甚至睿智,所以,他觉的,让她来处理朝中的事情,应该没问题。

“皇上,公主,刚刚大公主说小郡主不见了,正在到处找、、、、”恰恰在此时,一个侍卫快速的走向前,沉声禀报道。

不用过多的分辨,她便看的出,这是真正的鲜血。

夜无绝已经来到了皇宫了,而且,他竟然已经跟宝儿相认了?“恩,皇上这是多年的旧疾了,因为这些年,皇上一直牵挂着皇后,一直都在寻找着皇上,没有注意自己的身体,所以,落下了严重的旧疾。”太医微微的呼了一口气,然后一脸的凝重,十分严肃地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明显的担心。

孟千寻还是有些无法完全相信。

“这?皇上?”一边传旨的太监此刻却也没有动,一脸犹豫的望着北尊大帝,还有些小心的望向那些臣。

一时间,整个大殿上,除了北尊大帝外,都跪在了孟千寻的面前,孟千寻虽然是公主,但是接受全朝重臣的朝拜,还是有些不太合适,而且此刻还是在这大殿上,皇上还坐在龙椅上。

“父皇还是去休息一下吧。”孟千寻快速的向前,扶住了他,他现在咳成这样,肯定不是假装的,想到刚刚雪太医说的,不能着急,不能生气。

“我知道。”孟千寻微微的点头,感觉到他的脸色微微的缓和些许,气色也不像高高那般的难看了,心中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只是不知道,他这到底是什么病,到底有多么的严重。

他的神情间带着明显的惊撼,有着难以置信的意外,不过,却也有着压抑不住的欣喜,这一刻,他是怀疑自己听错,所以才想要进一步的确认。

“宝儿,你没有告诉他吗?”不跳字。孟冰微怔,随即也一脸错愕的望着宝儿,她以为宝儿已经将这件事情告诉夜无绝了,没有想到宝儿这丫头,竟然还瞒着夜无绝。

孟千寻微怔,脸上更多了几分怒意,他下了那样的昭书,如今竟然还跟没事人一样,还一脸轻笑的问她回来了。

她怎么都不可能会去举行那个什么招亲大会,她都已经嫁人了,孩子都有了,那不是胡闹吗?

不过,看到他的脸色都变的,而且变的越来越难看,心中也隐隐的有些担心,毕竟亲人,关心则乱。此刻她自然无法像对付外人那般的冷静。

他这么多天没有回北尊王朝,肯定有很多的事情要他处理。

“那你跟我去见娘亲吧,见了娘亲,你就知道了。”小宝儿一脸的认真,旧话重提。

夜无绝愣住,神情间隐过几分犹豫,若是并非如自己做想的那样,他跟着这小丫头去见了人家的娘亲,不知道会不会闹出什么误会,毕竟这小丫头看上去的年纪,以及说话什么的,都绝对不可能是只有一岁的孩子能够达到的。

“你说什么呢,不要命了,北尊王朝的公主你也敢诋毁,若是让人听到了,脑袋只怕都保不住了。”旁边的人小声的提醒着她。

每个国家,每个城镇,包括江湖上的很多人,都得知了那样的昭书,所以,年轻的男人,只要没有成亲的,有胆量,对自己有信心的,自然就都急急的向着北尊王朝赶去。

“三皇兄,你不会也对这件事有意思吧,不过,你也是娶了正妃的人,虽然说,你的王妃现在不知道去了哪儿,但是,你娶王妃的事情,可是众所皆知的,而北尊王朝的昭书说,可是说的清清楚楚,只是娶了妻子的人,都不以参加。”五皇子看到夜无绝突然停了下来,微愣了一下,连连说道。

他都不知道她出来的消息,怎么北尊大帝竟然就给她选驸马了。

初也的速度倒也快的很,没过多久,便赶到了书房,只是,走进书房,看到夜无绝的神色时,身子微微的一僵,脸上似乎隐隐的多了几分担心。

“是呀,我也去凑凑热闹。”王公子笑的越来越勉强,那话说的,倒还算谦虚。

逗着宝儿道,“宝儿,你说是不是呀?”

孟冰怔了怔,没有再说话了,不过,脸上也隐隐的多了几分担心。

“对呀,白容这两天的确没有出现过。”孟冰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难道说,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不跳字。她的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沉重。

好在,她游泳的水平够高,憋气的能力也够强,没多久,她便游出了几百米的距离。

然后便是几声跳水的声音。

梦千寻快速的将外面的外衣脱下来,扔进了水里。

现在这种情况,出宫是不可能的,所以,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回到自己的房间,装睡。

梦千寻避开那些侍卫,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怎么回事?”皇上也被惊醒了,阴沉的脸上带着几分骇人的气息,这几天皇宫中怎么连连出意外。

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身子不由的僵了一下,再也待不住了。

“皇上,臣妾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进入臣妾地房间的,不管,那个丫头,却似乎真的不简单的,太子的事情,。”惠妃的话故意的欲言又止。

第85章被抓,包扎伤口对惠妃而言,此刻孟千寻这样的站在她的面前,只怕比恶魔还要恐怖上十倍,百倍。

但是,现在却已经晚了,她已经成了夜无绝的王妃,而且,此刻夜无绝竟然带着她来见皇上。

果然,皇浦拓听到她的声音后,身子猛然的一僵,脸上似乎瞬间的露出了几分错愕,却又似乎带着欣喜的神情,几乎是同时的,他的眸子下意识的四下的张望,显然是在寻找着。

这个死丫头这个时候要找皇上做什么?

至少,他会去找孟千寻问个明白。

“拓儿,你若是想去,那就去问吧,刚好现在,她正在宫中。”惠妃知道此刻的皇浦拓已经沉浸在了这件情中,已经有些不能冷静的思考了,所以,便在一边小声的说道。

只是,惠妃看到皇浦拓离开后,却并没闲着,而是快速的让人拿来了纸笔,快速的写下了什么,然后递给了一边的侍卫,冷声冷声吩咐道,“快去把这封信交给梦将军,记住,你一定要亲手交到梦将军的手中。”

“现在,最重要的是阻止那个死丫头见到皇上,只要不让她见到皇上,其它的事情,就好办了。”惠妃的眸子冷冷的眯起,声音中也多了几分让人惊颤的冷意。

“千寻,你在说谎,到了现在,还还在骗本王?你为何要骗本王,为何?”皇浦拓望向孟千寻的眸子中却突然的多了几分怒火,而那突然指责的话语更是让孟千寻有些摸不着头绪。

“有初月在,二夫人应该不会有事。”夜无绝此刻却是比较的冷静,毕竟,他跟孟千寻不同。

“说呀,谁是母夜叉。”女人突然转到了他的面前,肥壮的身子似乎让那大地都颤了颤了,一脸的横肉,狠狠的瞪着刚刚背后议论她的女人。

有人说了一句不怎么好听,但是却是十分的实际的话。

他的眸子微微的转向那昭书,距离很远,按这样的距离,是根本看不到上面的内容的。

夜无绝看到他的样子,心中猛然的一沉,这不会是真的吧?不少字

“什么,她身边带着一个女孩,那肯定是本王跟她的女儿。”夜无绝听到这个消息时,脸上便快速的漫过无法控制的兴奋。

怎么说,他曾经也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呀,就算现在老了,但是总也不难看,这丫头用的着这么一针见血吗?

“对,对,其实我是很可爱的。”老人听到宝儿这么说,以为宝儿是说的他呢,心中那叫一个高兴呀,以前的郁闷统统的没有了,一脸轻笑的望着宝儿。

孟千寻怔了怔,唇角再次的一扯,还好这丫头喊的是外公,不是刚刚她说的美人。还好,还好,要不然,不知道父亲在听到那声美人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宝丫头放心了,一双眸子又重新的望向了北尊大帝,那张小脸上是满满的笑。

如今独尘道长也不知道在药池中加了什么药,那药味越来越重,他怕身上的药对宝儿不好,所以,带着这一身的药,不敢抱宝儿。

孟千寻的眉头却是微微的蹙起,不明白独尘道但是主子的命令,他是怎么都不敢违抗,更不敢有半点的差错,所以,就算明知道瞒着公主,将来公主知道了,肯定会大怒,但是,他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呀。

“没事了,我只是随便问问。”孟千寻暗暗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带着宝儿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

“好了,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当然,一切还要看那小子看到昭书后的反应。”北尊大帝却又随即微微的一笑,再次的将她揽入了怀中,一脸神秘的轻笑。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231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