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五鬼闹判
作者: 江湖小俏娘章节字数:42316万

看着张兰兰死死拦住我的手,我着急的对她说:“张兰兰你看,那是不是宫弦,他被人给绑在那棵大树那儿,你说我能不过去看看吗?”

容不得我安静一刻,紧接着陆雅的骂声又入了耳中:“宫一谦,你就是这样回报我对你的付出的吗?你拍拍你自己的良心,你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吗?”

“你怎么知道?”我不禁脱口而出。

十字路上的人民天桥,那是本市最繁华的地段。别说是中午,就是午夜了桥上都还会有络绎不绝的人经过。因此我决定中午去会会那个奇怪的买家。

然后传来了陆雅的声音,虽然没有那么清晰,但是我还是听见了陆雅气急败坏的说了一句:“我才不信呢,都是封建迷信。”

而且最好还是晚上过来最好。客户的话加深了我的疑虑,于是在车上,为了不吓住那开车的司机,我给张兰兰发了短信,“兰兰,我又收到一个差评了。这个客户买了东西,却用得不满意,一定要我亲自过来看一下。”

我羞得连忙推了宫弦一把,再抬起头来时,连我自己都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热量,肯定是我的脸已经红透透了。

我听到了旁边有鬼在咽口水的声音,突然间有几秒钟心疼我的孩子,但是我还是在心中告诫自己,一定不能够心软!毕竟这个孩子顶多只能算作是我跟宫弦的孽障。

对的,这回丹凤是很小心的抱着我,而不是像前面那样随意的拎着我的小手或是小脚那样拎起来。

只听见张兰兰又说道:“我虽然不知道您是去哪里请来的道士,但是如果您相信我的话,我就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集齐了九十九只鸟类,再一起炖汤的话。那锅汤对你夫人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解毒良药,只会是一记强效毒药。”

张兰兰的话让觉得戚戚然的,想到他们不知道被困在这里多长时间,可是他们的灵魂深处,始终记着他们的前身是一个人类。想要留下一些人类的东西也是可以理解的。

张兰兰见状不好,把她手中的木棍凌空就抛向了小女孩,正好打在了她的头上,只见小女孩踉跄了几步,那个木棍掉在了地板上,正好又把她给绊住,使她扑通一声的倒在了地板上。

我甚至都不想去听这次的问题是什么,可是我不打入敌人内部根本就无从下手。

没想到大陈却要了摇头,道:“我虽然从小在这儿长大,可是牛车这玩意我还真的没有碰过。”

好在这一路上相处下来。他们三个人待我们到是彬彬有礼。若是想杀我们灭口早就杀了吧,尤其是在那个山谷里逃脱那条巨蛇的十大口时,他们完全不要管我跟张兰兰的。想到此,我倒不那么害怕了。

看到他们两个人的神情,我的心情放松了很多。他们两人的眼神中清澈干静,怎么也没看出奸诈小人的模样。难道真的是刚才我看花眼了吗?

我一听,连忙站了起来。我对阿明说:“走得动。你家里有没有吃的喝的呀,我都又饿又渴。”

虽然我如愿离开了那个诡异的山谷。我猜想一定是宫弦以某种方式助我离开的。

耳边传来了我魂牵梦萦的声音:“梦梦,你没事吧。怎么弄的这么狼狈。”

张兰兰的言下之意已经很明了了,就是我们无法见到秦小姐,自然也就无法知道她的准要症状。一切都只能建立在沈小姐的只言片语上面,实际的情况根本无法想象。

大后天?我想都没想的就一口回绝道:“不可以,那样太久了,今晚呢?今晚不能约到见面的时间吗?现在时间毕竟还很早,也正值晚餐的事件。如果约晚餐太久了,不如我们就约个夜宵也行。”

他说完之后,小心的望了宫弦一眼,他的神色苍白如雪,那浓黑的睫毛还重重的颤抖了几下。然后他就抿紧了嘴,不敢再多说一句,似乎是等待着宫弦的裁决的样子。

我也给自己打了一针强心剂,就这么躲着,终究不是办法,趁着今天张兰兰还在,也能让她帮我处理处理。

但是我还是委婉的对她说:“要不明天吧,我今天刚敷了这个面膜,人也很累了,什么事情都不想做。”

拖延时间,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了。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应该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其实跟正常的人类看起来没有什么区别,而我又知道张兰兰还在旁边帮我观察着。

想不到剧情反转。我的话,却引发了大陈一本正经的询问。

张兰兰吧了口气,苦笑着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想不到我张兰兰也有被人下了套的时候。”

“怎么可能……”曾大庆满脸的不敢相信。

“梦梦,你先出去,然后把我拉出来,出去之前你先滴一滴血在手镯上,然后再把这张符握在手上,那些蠕虫就不敢靠近你了。”

嘴唇轻启,略带嘲讽的说:“林梦啊,林梦。你对我们家一谦可真了解呢。”她在‘我们家’这三个字上咬的格外重。

陆雅关掉了扩音,我也听不到宫一谦在说什么。可是陆雅一直盯着我的感觉,就让我觉得心里一阵发毛。

“咦,虽然你不叫了,可是你这身体扭来扭去的也很好玩哦。”那个宫装女子见状,刺得更欢了。

“扑通”一声,飞天蛮从电视机里掉了下来。她不再象刚才那样神采飞扬的在空中飞舞。而是奄奄一息的跌落到了地板上。

等到我终于看到了一个写着“五”字样的牌子,我才长吁一口气。这里并不像别的普通楼道一样,一般一层楼只有一户到两户人家。长长的过道里面连接着两个开口,这一个楼道里面竟然没有住人,而且还设计的这么宽敞。

张兰兰看着这样的我,我心里想她心里面一定很恼火这样的我吧。只见张兰兰将她的手机递给了我,一副让我再重新打电话问问的模样。

张飞说到此处,停了下来,看着我们,眼珠子就像两个车轮子一样咕噜咕噜的转着。似是在无声的询问我们是不是也会害怕。

当三轮车的司机听说我要去三队时。朝我露出了诧异的眼神。

我挫败的只好给张兰兰留言。将我此行的经历以及目的告诉了张兰兰。请张兰兰随时跟我保持联络。

我打趣着对阿明说。

我是想拍手同意的,但是现在我却什么也做不了,“今天我碰到的那个女鬼,好像是这家主人的妈妈。她说是要过来把她女儿带走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你有想过在自己死去的妈妈的面前,和你一个被怀疑跟自己爸爸不清不白的人里面选择,要是你,你会相信谁呢?再就是半夜其实去学校里,我怀疑根本都不是想找东西,完全就是要你买家的女儿去沾染学校里面的阴气。特别是晚上,学校里面的阴气特别重,在家里面还点白蜡烛,这不就是要把去学校里面沾染来的阴气给生生聚在她的身体里么?”

殊不知金龙可能只是无心的说,却让我感觉到一真的受伤,好不容易才调节到自己的心情变得不那么难受的,现在这人倒是好,哪壶不开提哪壶。

“想去哪?要不要去吃点什么东西。”宫一谦从后视镜中看了过来。

特别是完全就能想象得到,我看到的东西已经是很惊骇了,如果要是看不见,是不是我连一个躲避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如果我要是不去看,是不是就算那个东西已经在我的面前,一口一口的要将我给吞食,我也连一个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我连忙三步拼成二步的跳回到床上。心有余悸的看着张兰兰。

想到宫弦与我的约定,胸前的项链是我跟他可经进行联络的媒介,我赶忙手握项链,不停的喊着宫弦的名字。

我摸了摸她的手,看着她说:“别这样说,其实最应该说谢谢的反而是我,你在我还没有解决这件事情的时候,就信任我,把差评给删掉了,如果要是你没有删掉这个差评,说不定我反而才是要被害死了呢。”

此时我坐在飞机上,左手下意识的摸了摸待在右手上的戒指。这个戒指,让我想到了宫弦,无论如何,也无论我怎么对待宫弦。我都不得不承认。

“小姐,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却不曾想,我的四处查看引来了空姐,尽职的空姐很主动的过来询问我需不需要帮助。

听他这么一说,我的心里更加的困惑,同时也深深的害怕起来。心里直担心我的腿肯定是出了问题的了。否则医生又何至于如此的来做这些事情。

他们把我的话听了进去,最终还是同意的了我的提议。我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只要是安全的度过了今天,明天想怎么样都行。我看着宫一谦的这副模样,有些干巴巴的对他笑了笑说:“嗯,我回来了。”本来是有很多的话想要对宫一谦说的,特别是在经历了曾大庆他们家那样的事情以后,我更是小女孩子的心情盈满了我的大脑,就是想一股脑的把我想到的事情通通都告诉宫一谦。

耳边传来的宫一谦的话,想让我怀疑是有人假冒他的都难。因为无论是语气还是话中里的内容,都是我所极度熟悉的。

我极想追过去询问她,巷子的那头通向哪里。可是我刚从里面逃生出来,又实在不愿意再踏进巷子里半步。

可是张兰兰却坚持我是产生了幻觉,她明明是看到陆雅去换衣服的了。

随着黑色球的爆炸,从球阀体里还溅出许多黑色的液体,而这些液体所到之处,凡上被它沾上的东西瞬间就化为一摊污水,可以说是连渣都不剩下了。

“两位姑娘还是我来替你们解惑吧。”小功走到了我们的身边,接过了大陈手中的那把弹簧刀,又指了指那个已经恢复了原样的模特儿。先是神秘的笑了笑,然后又一本正经的道:“事情是这样的。”

“我就知道你们一定误会了。想着你们刚才肯定也记下了我们的车牌号,为了避免麻烦,所以我们才下去找你们。省得你们来个报案,到时候我们又得解释一通。”

华先生看着夫人的面容,竟然带着一种深深的眷恋,看向夫人的眼神都是迷离。我想过去找华先生问一问夫人的情况,可是还没站起身,酒杯张兰兰给拉住了手臂。她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对着我摇了摇头。

微醺的张兰兰,说话也变得一针见血。

我静静的坐着,决定不掺和。毕竟我知道,我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没容得我多想张兰兰又开口问:“是因为这样你才从我手里夺过酒杯的吗?”

我想近期我是冲撞了专管感情的神灵了吧,否则怎么我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两个男人都与我犯撞。

刚才一直看戏般的看着我跟宫一谦交涉的张兰兰,也忍不住的站起身来指责宫一谦。

任谁在深更半夜,别说是在陌生的地方,就是在自己熟悉的房间里,听到门外传来不知名的脚步声,都会心中惊骇不已吧!

说是酒店其实就是客栈,里面的设施跟我们大城市里的家庭旅馆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越来越好战,已经是这里条件最好的一家客栈,我们也没得选。

他慵懒的靠在床头,心满意足的拿着我一缕头发在玩。

我的钱递了过去时,我看到大妈的眼睛一亮,双手就接了过去,还连声对我说:“没问题,没问题,你们先回去安心的等着,大妈我保证金你们吃完饭后就有人过来送你们去想要去的地方的。”

“她……唉,你还是来我家看吧。”王先生难受的说,然后他给了我他家的地址。

我在房子里静养着,每天晒晒太阳,学学驱鬼的技巧和章法,日子倒很是惬意。淘宝店里这段时间没有再出现差评,我时常为此而感到欣慰。最重要的是张兰兰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可惜她只要一能动弹,就会出去鬼混,这点让人有些头疼。

我一边看着女鬼,一边防备着身后的门。门外突然有传来了“咚咚咚”的声音,这次,随着这个声音,伴随着的是张兰兰焦急的声音:“梦梦,我是张兰兰,你快开门!再不开门就要来不及了!”

顿时间,一阵森然的感觉从我的手指弥漫上来。我吓的不行,猛的往后退!

尸体们停下了跟着赶尸人的脚步,默默地站在原地。看起来就像是迷路的小孩,不知道自己该要去哪里。

但是还没等我开口,张兰兰就一把拉住我说:“我们走吧,连夜就赶回家。虽然说路上可能会遇到一些危险,但是比待在这里好,具体的情况路上我再跟你讲。”

敢情这一整天的时间,大部分的时间张兰兰都用来睡觉呀!亏我还在屋外替她担心死了。

张兰兰说着,满眼含笑地看着那个的士师傅。

我对蓝先生笑笑,让他随意好了,我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人,有那么多的美食不吃实在是因为我肚子太饱的原因。我一边把手镯放进了我怀中的贴身口袋中,一边在发现手镯的周围四处观看,希望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我咬了咬唇说,“我刚辞职,目前在做网店客服。”心里叹了口气,这七大姑八大姨的质问实在是难应付。

吴兵见状就抬起手准备扇我一巴掌,手指在空中停留了一下后,他又收回去了。他急躁的说:“不行,我不能娶你这种不干净的女人,这婚不结了!坚决不结!”

不结婚就不结婚,正好如我所愿。跟谁愿意嫁给他似的。

晚上,我战战兢兢的坐在沙发上等着打胎药生效,却迟迟等不到。难道药效不够?于是我又吃了几颗,等到半夜也不见肚子痛。这哪里是打胎药啊!都能当饭吃了!

“我也不确定,你说人和鬼怎么能有孩子呢?”

我说:“好吧。对了,你今年多大啊,怎么会做道士这行呢?”

这时她爸妈闻声冲了进来,王太太神色慌张的说,“欣欣,你怎么能对客人拿刀?”

对我来说差不多过了要一个世纪那么久,那边才慢慢吞吞的回复了一句话:“困死我了。这几天忙的不行,我先睡了,明天白天我醒后,你要是方便我再打电话跟你一次性说清楚。”

我现在能够做的就是赶紧出去,并且忘掉我脑海中的这些可怕的幻想。空气稀薄,我每走一步路都是用尽了全力,就像是在一处火灾逃生的现场一样,心中的无助要多少有多少。

我紧按住房间的门,但是无论我怎么往下压都没有用,门上面的把锁就像是硬生生的钉在上面一样!

我背靠在门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空调上面一直变化不停的温度。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冷了,就是忽冷忽热导致的雾气有些让人难以呼吸。

突然间,从刚刚渗出液体的墙壁里,竟然一直传出来那种就像是有东西在不停的凿着墙壁的声音。“咚咚咚,咚咚咚”这声音传入我的耳膜,就像是被人用锥子刻在我的心脏上一样。

有的是被沉入水中,窒息而亡。还有的被汽车撞飞倒地的死亡方法,对于那些死去的动物来说,已经是非常仁慈到死法了。

宫弦手一招,管家就立即吩咐下人上菜。

这个当习惯了领导的人,发号施令起来就是这样的气势恢宏,哪怕是质问,也说得好像是嘉奖一样的磅礴大气。

宫一谦摸摸鼻头,神色也带着几分紧张。视线时不时的往后备箱的方向瞄过去,然后他说:“我感觉后备箱里面一直有东西在动。”

曾大庆不怕晒太阳,所以直面着阳光他也不心虚。但是程凤就不一样了,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找上这儿的,更不清楚她是如何在白天骚扰人间的。

为了安慰我自己,我一直把张兰兰当作失踪看待,我不也敢去想别的可能。哪怕是一点点的念头我也不敢去想那种可能性。

他的怒意却让我的心中一暖,心中如一股暖流划过,让我抬眸看向他。

我连忙对黑雾说:“我如何才能找到我的伙伴。”看着他一脸的疑虑,我才发现自己没有说清楚,“就是那个被你一股风刮走的女人,我该去哪个方向寻找她。”

每个人的承受程度不同,我也不能一上来就跟丹凤说我可以通灵,然后告诉她她家的花瓶里面的花有问题,还会跟我说话吧?

宫弦与心情都好时,我们两人会如新婚不久的新人般的如胶似蜜。偶尔闹闹小矛盾时,宫弦又是如风般的不告而别,失踪数日也见不到他的人影子。

当然也不是说所有的妖怪都是善类,否则我也不会处理一单差评就等于是处理一个妖怪了。

我又百般无聊起来,脑海中不停的合计着今日是不是约上几个朋友去喝喝小酒吃吃烧烤乐一乐时,我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宫弦的手一直没有离开过小女孩,致使她在宫弦的手下一直扭动着身体。而她的双眼中却满意满的怨恨的眼神,看得我直打哆嗦。

做母亲的面露伤心之态,看得我也挺动容的。求助式的看向宫弦。

女鬼旁边她口中的姐姐妩媚一笑,眼中似乎有碧波在荡漾:“谁还管她呢,妹妹,你看这面前的这个男鬼多好看。你可不要跟我争,我要定他了。”

不过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让曽小溪和曾大庆看到那一幕,也不过是为了让他们相信只有我和宫弦才不会骗他们。而那两个姐姐无非都是想要利用她,虽然不知道这两个女鬼的灵魂是怎么附身在这支笔里面的,但是可以明确的是,曽小溪的这两个姐姐早就已经变坏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231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