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香象绝流
作者: 江湖小俏娘章节字数:42316万

凤阑锐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那个西域人的摄魂术到目前之止还是有效的,这样一来,事情就好办的多了,只要能够在这次除去了凤阑绝,他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你有办法?什么办法?”皇上的眸子微闪,隐隐的多了几分希望,连连的问道。

凤阑绝听到她的话,眉头微蹙,下意识的将上官云端揽紧,心中在暗暗的思索着,要如何的除去上官凌雨,虽然她现在对云端没有任何的危害了,但是看到她那极端的仇恨,实在是不放心。

只是,这连上官傲天与上官云端求情都没用,又岂能是她说不要就不要的……

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微愣了一下,双眸微微的沉了一下,若是那信是以皇后的名义发给凤阑绝的,那么,自然不可能会说明,她的怀孕是假的,凤阑绝收到那信,惊是肯定会有的,只是那喜只怕是不可能会有的。

蓝岚或者是已经完全的绝望了,一双眸子虽然仍就望着凤阑绝,但是却并没有再开口说话,只是那望向他的眸子中,却有着一些自嘲的冷笑。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冷声道,“这儿是凤月国,本王要关谁,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同意。”

不过,此刻上官云端正被人群包围着,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异样,没有发觉他们,而那些百姓的高涨的热情,快要把那些她带来记钱,收钱的人挤扁了。

“恩,不过,那也要谢谢蓝城的公主呀。”上官云端自然看到了她的神情间的变化,心中更多了几分好笑,然后一双眸子故意转向她,一语双关地说道。

上官云端突然感觉到,这个女人,只是几句话,似乎就能够轻易的挑动一个人的心情,可以让她的情绪影响到周围人的情绪。

她似乎一直都在强调着,他们之间曾经的真情,曾经的花前月下,甜言蜜语,甚至是柔情缠绵。

众人听到她的话,都纷纷的变了脸色,有着几分难以置信的惊愕,这蓝城的公主是疯了吗?

别带累了他的云端。

“好了,好了,原本只是轻松娱乐的事情,何必弄的这般的沉重,岚儿这赌注也的确不太合适,不如换一个轻松点的吧。”皇上看到凤阑绝那直接可以杀人的目光,惊滞,连连的开口圆场。

更何况,先背的,肯定会影响到后面的。而且,后背的若是要赢的话,肯定要背出的比先背的要多才行。

“王妃背出的是蓝城公主的两倍还要多。”丞相重新翻看了一下,然后郑重的宣布。

那些夫人看到面前的情形,本来就一下下吓的全身发抖,听到上官云端的话,自然是求知不得,纷纷应道,“好,好。”

只是,没有想到,上官云端接下来的话,却差点把她气到吐血。

她绝对不能让太上皇辛辛苦苦打下的天下,就这么毁在这个人的手中。

“怎么?这位子不是为我准备的吗?既然不是,那我回去。”上官云端心中暗暗冷笑,但是却装出一脸无辜地问道,说话间,还真的站起了身,假装要回去。

“你是为了她去祈福的,这祈福自然是最重要了。”不等上官云端回答,老夫人便连连的接口道。

而那个来禀报的下人看到面前的情形,也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也愣在那儿。

秦思柔眉角一挑,脸上微微的扯出一丝略显奇怪的轻笑,“是,我在他的心中的确是特别的。”

“云端。”凤阑绝只看到秦思柔出去,没有看到上官云端,便快速的跑了进来,看到她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却仍就一脸担心地问道,“没事吧?”

在刚刚上官云端惊呼时,他微惊了一下,身子下意识的想要移动,不过,却随即意识到那是她故意的,是想要试探的,便再没有任何的动静了。只不过呼吸微微的乱了一点。

而阁厢院地前院中,那些大臣的夫人们也都纷纷的到了,因为太过突然,所以,她们的心中也都有些疑惑,有些担心。

她在现代是一名出色的律师,但是却还有着另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

“是丞相的传害之宝。”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低声说道,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丞相的药医好了她的病。

“出什么事了?”上官云端有些担心地问道。

他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歉意,神情间也有着几分懊恼,当年,他的确太冲动了,不该做出那样的决定。

站在一边的飞赢快速的向前查看,却发现那丫头身上已经铁青,唇角带血,竟然已经死了。

只是,她明明在那茶里下了毒了,为什么,她喝下去会没事呢?

“雪凝。”思索了片刻,皇上突然慢慢的说道,只是,那脸色却是愈加的阴沉了几分,一双眸子中的寒意,更是毫不掩饰的射出。

“皇上,臣妾是无辜的,若臣妾真的要给李贵妃与王爷下毒,也不可能会有雪凝呀,臣妾再怎么着也不会那么笨,只是是有人存心想要陷害臣妾。”皇后也一脸委屈的望向皇上,低声的哭诉着。

只是,看到面前的情形时,两人却是纷纷的愣住,为何没有看到她的人?

凤阑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宫中发生的事情,他都已经得到了消息,所以,自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凤阑绝此刻是越想越惊,只想快点飞到她的身边。

“恩。”李妈微微点头,其它,她也想过把这链子给绝王,只是,她是害怕,害怕。

“来人,拿些吃的来。”凤阑绝的脸色微沉,冷声吩咐道。

“皇上,太上皇,你们没事吧?”丞相大人看到面前的情形,一脸紧张的喊道,随即转向那些黑衣人,狠声道,“好大的胆子,竟然进宫行刺。”

“不如,我们把她的衣服弄破,到时候她没衣服,就不能参加选亲了。”其中的一个女人双眸微闪,一脸欣喜地说道。

“恩,这个主意不错。”其它的女人听到她的话,纷纷的附和,这样又可以阻止她出席,又不会遭成太严重的后果,更何况她们可以制造意外,到时候,自然没有人怪她们。

其它的人都没有出声,都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都在等着她醒来。都希望她能够快点的醒来。

他没有再说什么,也不想再留在这儿,他此刻留在这儿,只会让大家都尴尬,他微微的转身,悄声的向外走去,不想惊动任何的人。

他在府中的时候,一般都会在她的房间中,用此来证明着对她的不同,也是通过那些女的嘴来向外面说明,他对她的宠爱。

呃,叶寒愕然,无语,看到她慢慢的离开后,唇角才微微的抽了一下,脸上却更多了几分懊恼,他到底是发的什么疯呀,他只不过是来为她看病,其它的事情根本就跟他没半毛钱的关系,他干嘛操那个心呀。

上官云端有些无语了,夜无痕刚刚已经离开了,便证明,他不可能再来抢了,而除了夜无痕,谁还敢来抢他绝王的人呀?

而恰恰在此时,便听到院子里传来一些凌乱的声音,似乎有很多的人,而随即便听到上官凌雨的嘶喊声,“夜无痕,你别想从我的口中问出上官云端那个贱人的下落,想都别想,我死了,也要她陪葬,我给她下了好几种毒,她现在身上的毒只怕已经发作了,你们就算现在再找到她,都没用了,只怕她现在已经断气,那个贱人还死在我的前面呢,哈哈哈……”

没有想到,他竟然就这么被凤阑锐算计了,原本想把凤阑绝置于死地,却没有想到。

说话间,身子猛然的一闪,竟然离了轮椅,快速的向着皇宫的方向飞去。

“是。”那个侍卫恭敬的应着,然后推着凤阑锐向着太上皇的寝宫走去。

凤阑锐此刻赌的是太上皇还没有清醒,所以,那气势上自然不能有半点的退让。

她一直都感觉看不透夜无痕,猜不出他下一步的动作,但是那人却能够将夜无痕的心思算的这般的准确,而且能够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便安排好了一切,果真了得。

二夫人的眸子这才再次的望向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的眸子中有着几分愧疚,更有着太多的心疼。

而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能够跟小晚在一起了,而且是明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呵呵。”那个男人突然的轻笑出声,那声音中,带着太多的无奈与伤痛,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好一个不认识,我从十三岁便守在你的身边,如今已经快三十年了,这三十年来,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听你的,如今你竟然说不认识我。是,我都说了,所有的事情我都说了,但是我却不后悔,因为我知道,你这么留在府中,根本就不开心,而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你以为你还能留下来吗?”

就连上官云端都有些自叹不如了。

“本王要真正的服众才行。”凤阑绝却是一脸凤淡云轻的再次回绝了他的话,而且还故意的用他的话来压他。

“本王的决定,还容不得他人干涉。”凤阑绝双眸微眯,对李贵妃更是一点都情面都不留。

既然如此,那她就好好的配合一下他吧,那怕被人发现她不傻了,不是还有他吗?

“没有那种可能。”他却是想都不想的便一口回绝了,他对她的心意,他自己最清楚,若那个传言是真的,那么能够为她戴上这链子的一定是他。

而凤阑绝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注视,揽着她的腰略略一紧。

夜无痕坐的位子本来就离尚书大人很近,所以只要微微的侧眸,便看清了那画像,随即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这个女人,果真不一般。

因为秦思柔没有名份,所以府中的人都喊她秦姑娘。

她与他见面时,毕竟是晚上,看的不太清楚,而她一直都蒙着面纱的,只露出眼睛,南宫雪的眼睛与她又有几分相似。这个迷雾弹应该可以用,当然,她还需要做一些必不可少的铺垫。

“哎呀,好好的怎么打起来了,快住手呀。”四夫人回过神后,假装担心的向前劝架,但是那声音中,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那些刚刚吵着上官云端配不是绝王,要赶上官云端回去的人,一时间也都变的鸦雀无声了,此刻,只是怔怔的望着上官云端,似乎有些回不过神来。

难道传言有假。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王妃可以进去了。”那个带头的侍卫,这次望向上官云端,一脸恭敬地说道,只是双眸望向跟在上官云端身边的夜无痕与叶寒,脸上微微的一沉,再次冷声道,“只是,其它的人,不能进去。还请王妃能够体谅我们的难处。”

这次仍就走的是小路,绕过了路上的那些侍卫,只是,到了太上皇的寝宫时,她却不再躲避,而是直接的走向前去。整个皇宫中,却是一片冷清,连个宫女都没有看到。

难道说,事情太过严重。

众人纷纷的惊住,谁都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开口,大家还都以为,她真的吓傻了呢,而且,不是说,她原本就是傻子吗?

她心以前之所以易容,就是担心有些男人看到她的容貌,仅仅喜欢她的容貌,逼迫于她,但是现在,她已经答应嫁给凤阑绝了,也知道凤阑绝喜欢的不仅仅是她的容貌,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再继续伪装了。

如今,他占了这皇位,凤阑绝不但不争,不怒,反而自动的让位,这似乎也太过奇怪了点。

“不用说了,你就这么回去告诉你家丞相就行了。”凤阑绝再次开口打断了他的话,这一次没有再停留,也没有再给那人开口的机会,揽着上官云端直接的进了王府。

可能就是因为凤阑绝知道了凤阑锐的阴谋,在开始查凤阑锐的事情,所以,凤阑锐才会这般的冒险,控制了太上皇,让太上皇下令传位给他。

凤阑绝微愣,双眸也不由微微的愿睁,突然的揽起上官云端,急急的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急声道,“走,去叶寒那儿看看。”

而且,她什么时候成了他的人?!她这当事人怎么不知道呀?

她才刚恢复了自由之身呢,可不想这么快就进入另一个牢笼。

“好,那就请尚书大人传李玉上堂。”上官云端的眸子从凤阑绝的身上移开,望向尚书大声,再次冷声说道。

“那本丞相就放心了,有些刁民,若是故意闹事,可万万不能轻饶。”丞相大人冷冷的扫了上官云端一眼,意有所指地说道。

而丞相大人的神色间,却随过几分担心,谁都知道,夜无痕向来冷面无情,六情不认的,若是让夜无痕知道了那件事,只怕……

“我家公子来告状,我来护着。”

心中便暗暗想着,若是这年轻人能够将玉儿这种圆满的解决了,或者,他会给他一个机会。

凤阑绝的唇角微微的轻扬,眸子中也多了几分好奇,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上官云端的脸色也微微的阴沉,心中更是有些后怕,她刚刚站的位置离那丫头那么近,若是当时凤阑绝没有快速的带她离开,不知道此刻死的会不会是她?

上官云端在凤阑绝说出那话时,一双眸子便细细的观察着那几个侍卫的反应,所以,当她看到那其中一个侍卫的反应时,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不过,也不能因为他这细微的异样的反应,就断定了他是奸细。

“哦。”上官云端看着自己的衣服,悻悻的应着,一脸的难过与不舍,只是心中却是暗暗好笑。

“上官小姐。”只是,她的一个点心还没有吃完,一个宫女却突然出现在的她的面前,极为恭敬的喊道。

上官云端现在才明白了她的目的,竟然是让她来换衣服的。也终于明白了她所谓的我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不用。”上官云端回神。果断的拒绝。

因为,她深知,这个女人背后的那人,不是她能惹的起的,而且,她也只有去了大殿,才有可能知道那人是谁,是何目的。

上官凌雨这次微微的松了口气,是呀,上官云端的傻可是众所皆知的,而且此刻她又一脸的浓妆,像绝王那么优秀的男子,是绝对不会选这样一个女人的。

凤阑绝的眸子似乎微微的闪了一下,似乎快速的隐过了一丝沉思,却并没有回答凤忆希的话,而是转向了一边的上官云端,神情间,似乎有着几分犹豫,几分迟疑,这是平时的他不可能会有的情绪。

他知道,她太多变,所以在她的眼中,看到任何的表情,都是可能的。

但是,众人却也都明白,就算是是夜无痕做的,却也是因为上官云端,所以,她们心中恨的仍就上官云端。

月儿看到上官云端又要荼毒自己的脸,急急的拦住她喊道,“小姐,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你就听奴婢一次吧,这样的小姐真的很美……”那般的浓妆真的很吓人,月儿在心中暗暗的补上一句,小姐虽然有些傻,她也不能在小姐面前乱说话。

但但就这一点,她就算背的跟蓝岚一样多,也算是赢了。

众人微惊,这王妃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凤忆希听到她的话,虽然心中仍就有些担心,但是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望向一脸自信的上官云端时,心中也多了几分希望。

丞相大人随着上官云端背的,一张一张的翻动着页面,整本书已经翻过了三分之一,到了上官云端刚刚看到的那一面。

别人不来惹她,她绝对不会生事,但是若是一旦惹了她,那她绝对会一一的奉还回去。

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而且,看这情况,事情似乎有些严重了,超出她的意料之外了。

上官云端看到他笑的这般的开心,脸上也多了几分轻笑,她自然明白这次她进京十分不顺利,肯定是有人想拦着她,但是她真的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委屈什么的,她的宗旨就是兵来将挡,他们想要阻拦她,也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这反应也太过激烈了,比她想像中的还要激烈,这个男人的醋意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她也只不过随便说说,再说的,这天下,只怕很难再找到比他优秀的男人了。

那些轿夫一个个的惊住,脸色都吓的惨白,但是谁都不敢出声,只能极力的稳住自己,继续向前走着。

整个将军府忙成一团,所以,没有人注意到一个身影悄悄的从后门潜入了将军府。

“这个先放着,你要闷死我呀。”上官云端连连的阻止她,这还有一个时辰呢,让她顶着这个坐在房间里一动都不动的,那还不如杀了她呢。

正在上官云端暗暗思索间,月儿已经倒了茶,转过身,慢慢的向着她走来。

“怎么样?现在感觉到全身无力了是不是?呵,那就说明毒已经发作了。”上官凌雨望向上官云端再次的冷笑,不过,她却仍就没有靠近上官云端的身子,似乎还在顾及着什么。

上官云端也是微微的愣住,不太明白在上皇看到她为何会是这样的表情?

上官云端惊滞,刚刚还好好的,不会是突然。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231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