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攻城略地
作者: 江湖小俏娘章节字数:42316万

…………

“有什么好怕的,他们很清楚不管他们做什么,皇爷爷都不会满意,和让皇爷爷满意相比,打压本王更重要。”四个拥有继承资格的皇子皇孙,就只有他一人被皇上重用,赵王和周王能不急吗?

“成了。”长生门的人,在外面看到这一幕,一个个双眼放光。

顾千城有一搭没一搭的给怀中的小雪貂顺毛,小雪貂舒服小眼半咪,狡黠的眸子时不时就看向秦寂言,然后总在秦寂言看过来前,收回自己的眼神。

他们每个人身上都会佩戴一个炸药包,但这东西不到最后谁也不会用。现在,对他们来说已是最后了。

暗卫丢了三个炸药包就收手了,炸药的数量有限,不能这么浪费。

“啪……”老管家重重敲了侍卫一记,“脑袋瓜里乱想什么呢?”

仅剩的两个老怪物见状,知道自己不是秦寂言和景炎的对手,两人相似一眼,阴恻恻的对秦寂言道:“小子,你毁了我们的长生,我们也要毁了你最重的人,你就等着后悔吧!”

“你这是怎么了?”顾千城不解的上下打量唐万斤。唐万斤性子单纯,极少看到他有不快的时候,就算不高兴也消得快。

他昨晚好玩,想知道武毅平时是怎么保护他的,也想试试躲在暗处保护千城,然后就听到了千城和药王的对话。

事情完全按景炎预计的进行,老皇帝和秦寂言这些年虽然一直盯着江南,可他们的目光都放在周王身上,根本不知景炎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把江南的驻军收买了,并且利用五皇子给的银子,将江南驻军重新武装。

在老皇帝的带头下,众人齐刷刷朝左看去,在场内的人恐怕没有一个不好奇秦王给皇上送了什么,其中又周王和赵王世子为最。

这两个字一出,聪明人已经看明白了,秦王殿下送给老皇帝的是“一统江山”!

“不是我和顾贵妃对着来,是顾贵妃不放过我。”她很无辜的好不好,她也不想理那个笨女人……

他的女人,他准备立为皇后的女人,居然被人当成小妾,好大的胆子。

如果可以,谁不想活得明媚灿烂,谁愿意费尽心机,成天算计,众叛亲离?

一行人按高炽明所说的,顺着冰草倒向的方向不疾不徐的走着,一连走了二十几天,才看到一丝不寻常。

“朕想要西胡,可以自己动手,不需要你做什么。”对季诺此人,秦寂言是越发的不喜欢了。

一次不忠,百次不容,像季家这种唯利试图,利益至上的家族,今天可以为了利益出卖大秦,明天为了求生,又可以向大秦出卖他的盟友。这样的家族,就是给他再多好处,有再多的利用价值,他也不会留。

粗使婆子在前面带路,顾千城很快来到小池塘,小池塘旁围满了人,粗使婆子远远就喊道:“都让开,让开,大小姐来了,快让开……”

顾千城双手紧握成拳,她怕控制不住自己,冲上将顾夫人杀了!不过是半个月的时间,城内有价值的东西全部被赵王榨空了,不仅仅是城内的金银铁器,就连粮食赵王也没有给秦殿下留下一颗,满城的百姓连今晚的吃食都没有。

“既已知晓我的身份,还不速速退下。”倪月冷着一张脸,神情肃穆,自有一股神圣不容侵犯之姿。

就是打官司!

火焰果已经到手了,他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放箭!”术数师一出现,大秦的将领就下令。

“我可以的,我是顾千城,我一定可以的。”顾千城取出孩子,并没有立刻剪断脐带,而是在无人知道的时候,再次给自己下心里暗示。

是个男孩,许是早产的原故,孩子并不大,只有两个巴掌般大不,全身泛着红,十分脆弱、瘦小。

秦寂言说这些话时,神色平静,语气平淡,就好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太上皇又气又怒,“就算我没有找出幕后黑手,可朕也护着你长大成人了不是吗?要是没有朕,你早就死了。”

双方交班,确实没有意外后,前一批人离去,而这就是最好的时机。

在西胡有这么大能耐,又熟悉西胡天牢布局的,必然是西胡皇室。

“在那里,上!”黑衣人看到顾千城的身影,提刀就跑了过来。

“无妨,一局棋罢了。”他还真会把这盘棋,当成胜负的关键的吗?

顾老太爷终会老,能护他的时间有限,而他后面还有一个庶出的弟弟即将要出生,如果他连这点家业也不守住,以后怎么活?

秦寂言就是不同意,理由很简单:第一次已经这么委屈了,他总要在别的事情弥补一二。

没有意外,秦寂言和顾千城所呆的山谷,是一个悬崖底下,两人要离开这里,得爬上这座高达数千米的悬崖。

“酸吗?我觉得很甜耶,要不你再咬两口。”顾千城说话间,又往秦寂言嘴里塞。

顾承欢从小就知道,哪怕他比承志年纪大,被大家尊称为大少年,可他和承志也是不一样的。

他自己都腿软,他自己都想跪,他哪里有立场去说自己的弟兄。

猪头六听到这话,突然冷静下来了。

朝中的大臣不会因为他得皇帝宠爱,就全部站在他这边,自然也不会因为皇上的厌弃,就纷纷站到五皇子那边。

“留一个活口。”秦寂言不用想也知道,这必是他几位皇叔的手笔,只是具体是哪位,却是不好说。

“回圣上的话,卑职派人将消息传进宫后,就立刻封了六扇门的门,不允许任何人进出。晚上我们吃的是中午剩下的饭菜,又烙了几张饼。在满一个时辰后,卑职亲自进去给药王谷主换了血盆。卑职一直在六扇门内,哪里也不曾去,其他人亦是如此,肯请皇上明鉴。”总捕快此时脑子一片混乱,紧张异常,他完全不知自己在说什么,也不知自己有没有交待清楚。

于公于私,他都不会和太上皇对上。

五天后,风尘仆仆的秦寂言,在夜晚赶到景炎的大营。

“我们少主……”

他们这些做皇子的,离皇位只有一步之遥,这一步跨过去就是人上人,子孙后代都是人上人,要不放手一博,他们才是真得会后悔。

一连数下,跛脚男人终于撑不住,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只有老天爷才知道,她这几天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了,要是这个跛脚男人再变态一点,她现在十有八九就成了,人家终于囚禁的兴奴,甚至可能会残废一辈子。

要说他们保护不力,实在不应该。他们缠住了长生门的人,以为景炎的人会保护顾千城,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抽出人力去保护顾千城,这才让顾千城出事。

双方碰面,秦寂言扫了一眼便收回眼神,脚步不停地往外走,景炎的属下却一个个呆在原地,瞪大眼睛看着秦寂言,甚至秦寂言走远了,这群人还一个个转身盯着秦殿下的背影瞧……

在和子车说之前,秦寂言就想到了对策,“把暗风剑交给风遥,其余的都交给风遥去办,你从旁协助即可。”

言倾这才看向赵王,神色平淡的道:“赵王,你这是什么意思?拿全城百姓的性命要挟朝廷?”

怎么这么难?

顾千城知道,这不是长久之际,她最近虽然天天锻炼,可这个身体还是太弱,她现在已经在喘气了,再打下去她只有吃亏的份。

好不甘心,可她们两人之间的差距,不是不甘心可以跨越的……

西胡大将军风遥!

“算了,让他自生灭吧。”顾千城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合适的法子,索性不管这个人了,把手中的令牌塞回给风遥,顾千城想想很不解气,抬腿踢了一脚……

不过,这并不影响凤于谦对顾千城的欣赏:坚韧、聪慧又知进退的女子,没有人会讨厌。

可很快,焦向笛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那马居然慢慢地平静下来,四肢不乱踢了,高傲的头颅也低了下来,哼着粗气,比之前温和了许多。

秦寂言的拒绝让顾千城明白,找人帮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她选择出钱。

他的婚事,不能当作交易的筹码,哪怕是为了皇位!秦殿下脾气虽坏,可他一向不屑与女人计较,要不是北齐太后拿顾千城说事,秦寂言会假装不知北齐皇帝这个人的存在,绝不会在这种场合提起他的存在,可偏偏……

“太后你这么爱胡思乱想,北齐的皇帝和大臣得多辛苦?”只看秦寂言的脸,绝对猜不出他在说什么,旁人只看到太后气得变脸,秦殿下云淡风轻,当下高低立见……

秦寂言没有为顾千城解惑,而是继续道:“风遥的父亲是一个迷,除了西胡公主外,没有人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包括风遥自己。”

他放心不下顾千城。

今天前,一直满口拒绝的子羊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看着老管家,片刻后才艰难的道:“我们可以和长生门合作。”他好不容易才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事业,他真的不想再成为他人的手下。

只是,这次机会就摆在面前,她不想错过。

锦衣卫首领似乎早有准备,从怀里掏出几张纸,呈到面前,“皇上,这是属下在顾姑娘房间发现的东西,只是初稿。”

“出事?那算出什么事,不就是你那不慈的父亲死了吗?难不成他比朕还重要?你居然为了一个死人,丢下朕跑出宫。”这要是顾千城赶出宫救人,他也就认了,可偏偏是为一个早就死僵硬的人赶出宫。

看顾千城一副被人踩了尾巴的样子,秦寂言没有给她顺毛,而是继续点火,“你可以冠我的姓,秦顾氏。如何?”

“希望秦皇也能信守承诺。”灰衣人发现,自己的注意力不自觉的,随秦寂言的手指移动,忙收回眼神。

每一次都失手了!

“圣上小心。”武将大喊,拔刀挡了一记,禁卫也蜂拥上前,手中的刀反手刺入土丘里……

噗嗤……鲜红的血从地底飙出来,禁卫三下五除二,就从里面翻出一俱尸首。可不给禁卫们喘息的时间,其他几个土丘又涌向秦寂言,并且越来越近。

禁卫不敢耽搁,提刀就冲了上去,秦寂言身边的武将,恨不得趴在地上,用血肉之躯替秦寂言挡住来自地底的暗杀。

简直是可笑。

千城眼里,还有他这个老太爷吗?

小院的下人一点也不客气,堵在门外,根本不让窦氏进……不过是抄一个土匪窝,这对暗卫来说真得不是什么难事。要连这事都办不好,暗卫们可以直接自杀了。

回到寨子,土匪们紧绷的弦松了,一路嘻嘻哈哈,勾结搭背的往里走,暗卫静静的看着,冷笑:这群蠢货,真以为他们不追,是被那条着火的船阻了路吗?

“精兵,够了。”暗卫言简意赅,收起令牌后就如同一个桩子站在原地,只等将领点齐兵马。

“咚咚咚……”寨子里的战鼓,被人敲响了,“快,快起来……朝廷的兵马来了。朝廷的兵马来了。”

明知秦寂言是故意的,顾千城也只能和北齐太后一样吃哑巴亏。

不到一个时辰,秦寂言便将十五个探子全部灭口,别说他们当中没有人发现秦寂言,就算发现了也没命回报。

“承欢很有天赋。”言倾看到承欢的安排,不由得赞道。

有勇有谋才能在战场上走得更远,各项都成为顶尖自然是最好,可对许多人来说想要成为顶尖的存在,并不是光靠努力就可以的。

“嗯,很认真。”他想知道,在千城心中他是怎样的人。

“三叔说什么话,我们一家人,本该如此。”顾千城心中亦是感慨万千。

这声音顾千城认识,是那两个守卫的人,他们的声音比刚刚响亮多了,顾千城知道,他们这是提醒她,有人来了,可是……

顾千城自己就是大夫,秦寂言虽然没有明说,可顾千城还是想到了……

“大小姐……”服侍的下人看到,连忙上前,却被顾千城拒绝了:“不必管我,我随便走走。”

顾千城知道,承意回来肯定要先去老太爷那,她并不着急,安心地在院子里等着,本以为要等上一段时间,却不想不过半个时辰,顾承意就来了。

作为皇太孙,他有资格不回答任何人的问题,不是吗?

“景庄主?”一个月未见,突然见到披着一身霞光而来的景炎,顾千城承认她差点闪瞎了眼。

景炎饭也不吃了,命人立刻去请大夫……凤于谦一马当先,冲入北齐大本营,生擒北齐三皇子乌于稚,提前结束了战斗!

“殿下,前方有人拦路。”不需要秦寂言问,侍卫便先一步上前说道。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231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