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凤毛麟角
作者: 江湖小俏娘章节字数:42316万

就在这时,沈兆急急忙忙地进来对容析元低声说了两句,只见容析元脸色一沉,脸上露出几分凝重和一点紧张,这说明沈兆带来的消息非常重要,容析元转身就上了书房,丢下了尤歌和郑皓月。

“……”沈兆很无语,但想想容析元这些年来确实没有跟哪个女人有过恋爱经验,也难怪不懂哄女人,不懂女人的心思了。

她郑皓月,好歹也是宝瑞的总裁,容析元却很少正眼看她,并总是这么一副冷得冻死人的表情。

命令式的口吻,不容反驳,但即使这样也掩盖不了浓浓的醋意。

尤歌这时候不是穿的工作服了,而是跟先前那位姑娘交换了服装,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短袖。

说时迟那时快,许炎表现出了惊人的反应能力,猛地往旁边一跳……好险啊,馋馋果然在尿尿,幸好许炎躲得快。

苏慕冉却没有被许炎的态度吓到,扁扁嘴,不服气地说:”我也不想进来,可是除了这样,我还能怎么办?想跟你说话,你那么高傲,我只有悄悄进来啦,刚好你在睡觉,我敲门你没听到嘛,不能怪我。“

看其他股东对这父子俩的态度便知,这两人不是一般的公司高管没,而是真正的容家人。

可她及时反应过来,她这么一说就真是等于不打自招了。此刻她也在暗暗咒骂,眼前这个警察看起来很不简单,她不能轻敌,不能大意,万一不慎说了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那等一下律师来了她都无法脱身了。

“呵呵,不好意思,我是来找赫枫的,没想到你在这里……嗯,不错,今天你挺好看的,希望你能如愿以偿钓到金龟婿。”霍骏琰这话说得怎么听都有点怪怪的味道。

“少爷……少爷他中枪了……好多血……不知道还能不能活……”沈兆带着哭腔的声音,凄惨至极。

霍骏琰正头疼,这次去澳门,他不能大张旗鼓的,尤其要注意别被媒体盯上,否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棘手和复杂。

直到现在,尤歌才越发觉得与容析元没有公开婚讯,是很明智的,否则她大肚子会成为记者们围追的对象。她可是最不想遇到那种事,只想低调的把孩子生下来,只要宝宝健康,便足矣。

可尤歌和佟槿也忽略了一点……这里不是娱乐场所,也不是酒店,这一层是商铺啊。

“啊?告诉赌王?”沈兆愕然,想不到少爷会这么做,不得不说,这招够狠!

容析元的脸蹭在尤歌胸前,她看不到他邪恶的笑……“真香真软,好舒服……”

啪……灯亮了。

“哈哈哈,冉冉这脾气,我喜欢!够辣,哈哈哈……那个男生也真不走运,不知道冉冉的脾气,赶去牵冉冉的手,估计他被揍的时候都想不通是为什么……哈哈哈……”

尤歌还没醒来,躺在病房里,手背扎着吊针,她睡得很沉,呼吸太微弱,一动不动地躺着就像是木偶。

容析元此刻很理智,他知道许炎是专家,没人会比许炎更了解尤歌的脑部状况,所以刚才即使被许炎打了一拳,他都没有反击。

容析元深邃的眼底掠过一丝复杂,说实话,他不可能允许其他男人对尤歌怀着那种心思,可他更不能拿尤歌的脑子开玩笑,就算许炎真的对尤歌上心了,容析元出于谨慎的考虑,也会允许许炎继续当尤歌的主治医生,因为他对自己有信心,他的女人,除非他愿意放手,否则谁也别想抢走。

“光明正大?你搞错了吧,我和尤歌已经是夫妻,不管任何人来插一脚,都只会是第三者,你难道愿意被人指着脊梁骨么?”容析元说到这个就有点怒意,面对一个摆明了喜欢他老婆的男人,他没对其一顿狠揍,就算是奇迹了。

“你还是没把一些事情放下,所以才不理解我的做法。你看看,这都过去几个月了,过不了多久就是半年之期,尤歌不也还是没来吗?她已经有男人了,你如果还在想着她,你就是犯贱,懂不懂?”

可是,尤歌却高兴不起来,总觉得这心里堵得慌。

尤歌赶紧地往客厅走,远远就听到何碧翎的声音在说……

想起了那令人激愤的场面,容析元知道自己是大难不死,活过来了,可是,这地方是哪里?他昏迷了多久?

他的决绝,视死如归的眼神,悲壮惨烈,就连唐虞梅那个冷血的女人都忍不住动容……儿子他,对尤歌的感情有这么深吗?她确实有点始料未及。

他先前在打针的时候向医生坦白了,他*未睡,发烧可能是昨晚感冒所致。但仔细想想,一个感冒都能导致他发烧,那他的体质是有多差?

在这宅子的东面就是大海,寂静的夜晚能依稀听见海浪的声音,夜风里带着丝丝咸湿,凉爽而又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一振,鼻子里传来幽香,沁人心脾。

“我……”佟槿张张嘴,却没有说下去。没错,他不能说违心的话,他确实对现在的翎姐所作所为意见很大,想不到容析元也那么想的。

容析元神情不变,像是很随意地将杯子往chuang边一放……

当佟槿拿着枇杷膏进来的时候,翎姐已经关掉了摇篮曲。

容析元本来还有一丝莫名的得意,可以听她这么说,他的脸色又垮了下来,犀利的眼刀横过去:“你说实话会死吗?我这样都只能算一般般,那谁才是不一般?”

璇宝贝也伸着手,表示想要去干妈那里。但是龙晓晓却连忙摇头:“不行不行,我现在不能抱孩子,万一有什么病菌可就麻烦了。”

“我爸就那样的脾气,你别往心里去。”许炎皱着眉头,凝视着尤歌略显苍白的脸。

===========

“析元,你为什么要这么伤我的心

第二天。

她没有说得那么慷慨激昂,淡淡的语气里却透着属于她的坚定与决心、勇气。

尤歌现在可不是能被人轻易几句话就激怒的,她知道郑皓月是什么意思,更知道这个女人无非就是爱逞口舌之快。

不一会儿,翎姐已经热好了饭菜端出来,看着热气腾腾的食物,闻着香喷喷的味道,容析元当然食欲大增。

沈兆觉得,少爷这次只能自求多福了,尤歌肯定猜得到是他搞鬼的,一会儿见到了,看少爷你怎么自圆其说。

“不是吧,说好了晚上出来聚,你小子又有事?”

果然,尤歌紧张了:“你说的话什么意思?”

“嗯,也是……万一唐虞梅忍不住打电话来试探你,知道你已经有了交往的人选,她就会放松对你的戒心。”

“哈哈哈……老天爷待我不薄,尤歌居然生的是双胞胎!我有两个孩子,两个!哈哈哈……哈哈哈……”容析元笑得很狂,但这笑声除了喜悦,还含着说不出的凄凉,他眼角隐隐有晶莹闪动着……他恨不得能立刻出现在尤歌和孩子身边,可他暂时做不到,他被唐虞梅这个疯女人囚禁了!

“怕什么,有两个娃,还怕我不要你?”某男也露出戏谑的表情。

容析元见状,毫不犹豫地伸出双臂,将这个气呼呼的女人抱着,捏捏她粉红的脸蛋:“你看看,现在的你,不就是个大孩子吗?外加两个小宝宝,都是孩子,我都在乎,行不行?如果非要分个主次,当然是你更重要了,没有你,哪来的孩子?所以啊,你才是家里的老大。”

容析元哭笑不得,无奈地说:“这还用问吗,除了你,这会这么做?”

侍应生正好站在尤歌跟前,挡住了她的视线,也挡住了台上人的视线,所以,此时此刻,她看不到容析元,容析元也看不到她。

“放心吧,我的开车技术你又不是不知道,半小时没问题,走!”

尤歌还真震撼到了,一时间长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原来许炎竟是那个许家的少爷?

记者只知道容析元在医院里,知道下午出事时他车里还有另一个女人,这新闻爆点太强,记者们不敢松懈,都巴望着能探听到关于那个神秘女人的消息。

容析元的姑妈容彩兰,站在窗户边上,一脸狐疑地瞅着容炳雄,阴阳怪气地说:“哥,这事儿,该不会真的是你做的吧?虽然我也不待见他,不过说实话,犯不着要开枪啊,只要让展销会出点纰漏就行,哥,我越来越不了解你的做事方法了。”

“我们还不知道大叔是什么时候醒来的,但是,我有个直觉,他也在等我们……他不会不要我,不会不要孩子,不会不要他的亲人和朋友。想想看,他醒来却发现自己不在瑞麟山庄而在唐虞梅家里,他的心情会是怎样?他醒了却见不到我和孩子,他该有多痛苦和难过?可这里是唐虞梅的地方,就算大叔再怎么能耐,他也是插翅难飞。但是唐虞梅怎么都想不到我们会来……我看,事不宜迟,现在马上回酒店拿电脑,然后把别墅里的监控设备破坏掉,我们冲进去救人!”尤歌紧紧握着拳头,一股热血在沸腾!

尤歌听得很仔细,表情变化也随着容析元的故事而起伏,她眼里时而愤怒时而悲伤时而痛惜,她完全被故事的曲折牵引着,不知不觉手抱得更紧,呼吸减慢了很多,脑子也似乎清醒不少。

他的身世这么凄凉,尤歌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很难相信容家还会有这样的故事,跟想象的截然不同。

“希望还来得及……”

许炎这张精美惑人的面容洋溢着犹如久别重逢的喜悦,张开手臂就想要来个热情的拥抱,但是,他快,还有人比他更快!

黑虎见许炎说得这么严肃,他也只能点头哈腰,其实心里在暗叹……老爷和大少爷之间最大的分歧就是做事方式上的不同理念,也是大少爷不肯回家接管生意的最大原因。

戴眼镜的男人望着苏慕冉,温润的声音说:“冉冉,好久不见。”

霍家的别墅门口,一个纤细的身影伫立良久,冒着寒冷,她是在等待什么吗?

容析元和佟槿之间早就习惯了开玩笑,佟槿也不生气,只是突然表情有点不自在。

“什么?两块肉?你……你再说一次!”

许炎当然知道她来挂号是什么意图,就是想趁机接近他,跟他说话,套近乎……这个女孩已经连续来这挂号三天了,但她没病。

这小妮子,理想还真远大!

“你……”

容析元就精神抖擞,一点都不像是刚刚大战一场的人,他的双臂稳稳抱着尤歌,将她放在chuang上,温柔地为她穿上睡袍,将她抱在怀里,舍得不放开。

这小东西确实为尤歌带来了很多乐趣,难怪尤歌会将它当宝呢。

在他成为植物人的那一年里,她都能安分地守着他,这样的女人,还有什么值得去质疑的?

“当时跟您在车里的女士是您的秘密*吗?”

郑皓月的好胜心和贪恋从未停止过,哪怕是现在,她依然不可抑止内心的膨胀,憎恨越多,积累着一点一滴啃食着她,会销毁她残留着一点清醒,让她做出更疯狂的事。

许炎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十分钟,在拳击馆里,做着热身运动。

许炎被苏慕冉攻了个措手不及,情急之下两手一挡,但还是被拳头打到,吃痛地闷哼。

戒指是被人掉包了,只不过被我及时发现,将计就计又将一个一模一样的戒指换上去。”

尤歌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板冒起来直窜背脊……什么人竟敢如此陷害宝瑞?此人用心何止是毒,简直是要赶尽杀绝!

“我是突然觉得kk那小子除了设计之外,可能还适合干点别的,我考虑让他去清洁部实习几天。”

...为什么霍骏琰会出现在这公车上?这是龙晓晓现在来不及去想的问题,此刻她只知道自己看见了神仙……拯救她的神仙!

唐虞梅讲很多关于他小时候的事,她离开时,他才三岁,当然记不得,可是她却能说出一些他以为只有自己和父亲才知道的事,还有她拿出的老照片,上边有一家三口,背景就是在他小时候住的地方……

“说起第三者,不知道你家现在住的那个女人又算什么呢?好女人,自然会有男人去追,尤歌的好,你不懂欣赏,不代表别人就不可以拥有。是你先伤她,凭什么现在来管我和她之间怎么发展?从你再次伤害她的那一刻起,你就失去了过问的资格。”许炎一针见血,毫不示弱,别看他好似有点痞相,可他的气势不会输给容析元。

而他眼底还含着笑……郑皓月一时看痴了,这是他第一次对她露出这样的笑容,曾是她嫉妒得发狂的笑啊,她以为只有尤歌才能拥有,可为什么现在他会这样对她笑?

别看只是招聘普通岗位,但这却是宝瑞与消费者之间最密切的枢纽,是能与消费者直接接触的工作,关系到宝瑞的形象,商品的销量也跟营业员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至关重要。因此,仅仅是招聘两个营业员,宝瑞也是相当重视的,两个部门的主管都在场亲自把关。

她小巧的瓜子脸,五官精致,凝乳似的肌肤细腻白希,闪动着迷人的光泽,尤其是那双如黑宝石般的大眼睛,充满了灵韵,勾魂摄魄,如同一泓溪水般清澈明亮。一双红唇柔润亮泽,散发着无声的诱惑,可她骨子里却有着一股恬淡的纯美,美得俏丽鲜活,青春靓丽,娇魅惑人。如丝如瀑的长发带给人无限遐想,若是能绕在指尖,那该是怎样的温柔迤逦?

但这不是梦……当尤歌那熟悉的声音传来,容析元才能一遍一遍告知自己,这是真的,她还活着!

姨夫?尤歌居然敢这么叫他?

许炎就是凑热闹的,他跟尤歌心意相通,知道尤歌的想法,所以,他再继续刺激刺激郑皓月和容析元,反正,好戏才刚刚开始,怎么能没了他的参与?

尤歌再也无法保持先前的冷静了,终于变了脸色。而周围响起压抑的惊呼声,也都在提醒着她此刻容析元的举动时多么的惊世骇俗!

容析元弹了弹手中的烟灰,嘴角勾着冷笑,斜睨着容桓,凌厉的眼神如刀:“怎么你老爸当初逼走我父亲的时候就很有教养了?我都很奇怪,容家既然像你们说的那么高贵,怎么还会教育出像你老爸那种畜生?你所谓的教养

郑皓月情绪激动,冲上去抓着冯奎的衣领嘶喊:“你们不是人!尤歌不是宝瑞的董事长了难道你们不知道吗?绑架她,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你们想要钱就冲我来啊!我有的是钱,你们为什么要伤害尤歌,她是我姐姐和姐夫唯一的女儿,如果她真有什么闪失,你们……全都要偿命!”

郑皓月泪眼模糊,身子摇摇欲坠,受的打击不小,撕心裂肺的恸哭,很是悲惨。

容析元站定在冯奎面前,嘴里却是在对香香说:“看着啊……”

许炎当然是正常男人了,可他始终保持着一丝理智,不会做出冲动后悔的举动。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2316条评论
  • 最新评论